您好,欢迎光临《丝路情韵》网, 网址:www.siluqingyun.com; www.siluqingyun.cn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丝路三农    魅力西部    国外风情    丝路在线    丝路头条   多彩渭南    法制之窗    廉政文化    丝路百家    军旅故事    公益慈善    秦声秦韵    东盟在线
光影华山    今日华山    人文华山    山水华阴     驴友在线    文化在线    红树林影视   财富人生    企业家风彩    景点推介    旅游世界    军旅在线    杏林风景    农业科技
西部公安    西部检察    西部法院    资源与环保   历史名胜    历史典故    传奇故事    历史名人    艺术精品    社会万象    旅游文化    传统工艺    奇石根雕   民间艺术
华阴政法      摄影家      风光摄影      人物摄影     书画长廊    名人书画      综艺在线      小说       散文       诗歌       剧本      杂文随笔      纪实文学    生活百科
 
   □ 丝路在线
· 西安独居孕妇深夜临盆,警 ..
· 决不能以任何借口推诿拒收 ..
· 西安经过多轮核酸筛查,已 ..
· 刘国中在全省疫情防控工作 ..
· 陕西创建秦岭国家公园获批 ..
· 冰雪之约 中国之邀|跟着 ..
· 陕西通报八起环境违法行为 ..
· 2021年8月“中国好人 ..
· 制造业又一“黑马”:从负 ..
· 讲好黄河故事“母亲河畔的 ..
详细内容
一条大炕波浪宽


               一条大炕波浪宽

                                                        文/ 王祥夫



                                        


       小时候,我们家住的那个大院子可谓是深沉阔大,院门只开在北边,那两扇院门亦是阔大,关时要两个人同时推动,刚刚住进那个院子,那两扇大门夜夜都要关拢,“吱呀”推动,“哐啷”关定,大门上开着一个小门,小门便轻便许多,夜里有人出入,只须轻轻开合。
院子的南边原来亦有两扇门,后来却被工人用青砖封死,院子大,是东边三排,西边倒是五排,每排皆有七户人家,晚饭时节,家家炒菜煮饭,炊烟从屋顶漫上去,再平下来,平地亦有烟岚之气,这是夏日。
院子东边是护城河,河边长两排青杨,每到黄昏时,树上栖落鸟雀成百上千,叫声稠密响亮,聒噪中亦有说不出的喜气。
青杨树下矮的那一排是紫穗槐,紫花黄蕊,虽是草木,却有锦绣之质。从我家住的大院子出去,往东,便是护城河,当地人只叫它“壕”,若再加一个字,就是“城壕”。

     夏天涨大水,白茫茫一壕水与两岸平齐,只见燕子贴水飞,好不欢喜。
其实,我是想说说土炕的事,那时候,家家都是土炕,几乎是没有睡床的人家。
炕的好在于不会你一有动静它就会“吱呀”作响。一条大炕睡五六个人,五六个花被窝在炕上相挨着一字铺开,好不花团锦簇,民间的寻常生活亦是那样有红有绿,冬天炕火是必须要烧的,所以,即使是数九寒天,睡在上边也是暖和的。
      这样的土炕,一般分南炕和北炕,南炕就在屋子的南边,太阳整天都能照在炕上,北炕自然是在屋子的北边,一般来说,炕的面积要占到屋子的三分之一。
也有一间屋子里有两条炕的,叫南北炕,这样一来,屋子中间的地方就小多了。
一间屋里有两条大炕的人家一般是人口多,比如说,老父母睡南炕,孩子们或小两口睡北炕,拉灭灯,谁也不知道对面炕上在做什么,好在炕不会像床那样发出什么响动来,这个你是知道的。古时候的入洞房,简直就不能想象里边是一张床。
最好的洞房我以为应该是陕北的那种窑洞,窑洞是圆顶,炕照例是要占到整个窑洞的三分之一,外面下着雪,刮着风,你睡在这样的土窑洞里的炕上,该是多么的温暖,多么的惬意。
       在北方,最小的炕是“棋盘炕”。
      这种炕一般都在堂屋里,它只占堂屋的一个小角,这个小炕一般都是和灶相连着,北方的土灶一般都是两个灶孔,前边在炒菜,后边的那一个灶孔上的小米稀粥也许早已经熬好了,或者是正在煮着一小锅砖茶,满屋子的砖茶味,砖茶是什么味儿,还真不好说。
这样的炕上可以放一张小饭桌,一家人坐在上边吃饭是很合适的,但你必须要学会盘腿,一顿饭吃一个钟头,你得盘一个钟头的腿,要是喝酒,而且是喝慢酒,比如从晚上六点喝到十点,你照例得盘四个钟头的腿,这是要有功夫的。这样的炕,也只能睡一个人或两个人。
在北方,客人来了,主人便会马上说:“上炕上炕,脱鞋上炕。”这话现在是听不到了。
因为即使是在北方,现在人们也很少睡炕了。
记得那一年,老金从上海来我家,他对我说,你要是想在屋子里盘一条小炕的话,你就打电话给我,我带上瓦刀来给你盘条小炕。
      可见,他是知道炕的结构的。我现在还在想,什么时候去乡下买一个院子,到时候请金老兄过来盘一条小炕。会盘炕的人现在已经不多。
炕盘不好,生起火来会“打呛”,“轰”的一声,像是什么爆炸了,屋子里马上都是黑灰,或者是烟不从烟囱里出,而是都冒在屋里。最可怕的我认为就是“打呛”,“轰”的一声,有时候会把灶上的炒菜锅都给掀起来,你都会怀疑是不是有人在灶里埋了定时炸弹。
小时候,我住的那个大院子的家里有两条炕,里屋是大炕,外屋是小炕,就是我说的那种棋盘小炕。父亲和朋友总是在外屋的小炕上喝酒,动辄是一喝就喝到了后半夜,外边的大雪,纷纷扬扬早已是一两尺深……

                                                                               文化艺术报  文化艺术报官方账号



【作者:王祥夫】  【发表时间:2021/8/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和谐陕西网 铜川慈善协会 渭南文物旅游网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国际日报 中国检察网 中国法院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央视网 中国公安 中国文物信息网 太华索道 陕西 西部法制报


网站备案:陕ICP备14008634号-1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地址:中国·咸阳        电话:131-5212-8066       传真:029-33765110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均来自作者投稿和公共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