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丝路情韵》网, 网址:www.siluqingyun.com; www.siluqingyun.cn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丝路要闻    魅力西部    国外风情    丝路在线    丝路头条   多彩渭南    法制之窗    反腐打黑    丝路论坛    军事瞭望    公益慈善    秦声秦韵    东盟在线
光影华山    今日华山    人文华山    山水华阴     驴友在线    文化在线    红树林影视   财富人生    企业家风彩    景点推介    旅游世界    军旅在线    杏林风景    农业科技
西部公安    西部检察    西部法院    资源与环保   历史名胜    历史典故    传奇故事    历史名人    艺术精品    社会万象    旅游文化    传统工艺    奇石根雕   民间艺术
华阴政法      摄影家      风光摄影      人物摄影     书画长廊    名人书画      综艺在线      小说       散文       诗歌       剧本      杂文随笔      纪实文学    生活百科
 
   □ 丝路在线
· 徐新荣当选陕西省政协主 ..
· 乾县连续三年获评农业 ..
· 优化落实疫情防控新 ..
· 自信自强 守正创新 踔厉 ..
· 华山景区开园通告 ..
· 中共陕西省委办公厅关于开 ..
· 共建网上美好精神家园—— ..
· 教育部关于人民教育出版社 ..
· 新华全媒+|第六届丝博会 ..
· 陕西女工程师举报污染 ..
详细内容
新编十场古装戏A版本 荫徳匾 (一)


新编十场古装戏A版本       荫徳匾 (一)


编剧:秦福长  

 

        

时间:清初。

地点:陕西省华阴县。

人物:

    张照雄    张父      张母

    张雄照    牛翠华    抚台

    师爷      钦差      村保

    李老板    官差      知县

    中军      众差役


第一场   县考佳音

幕启:古朴的农家院、茅屋、瓦舍。

张照雄母亲从屋内走出坐到院子中木墩上做针线活。

张母:天色早已过午咋还不见照雄儿回来,为娘的心中不免一阵阵牵挂担忧。

    (唱)一大早照雄儿去把柴担,

        为娘的在家中时刻挂牵;

        平日里这时节早已回转,

        今日里为什么音影不见。

        莫不是在山中遇了凶险,

        莫不是在途中读书忘返;

        莫不是柴担重压坏身板   

        莫不是饥渴难挨把病染

        可怜儿刚十八力未长全

        嫩身躯怎禁得重担压肩

        我的儿天资聪志在胸间

        家贫寒更不忘苦读圣贤

        打柴去他不忘诗书作伴

        锄地时也要把书卷诵念

        平日里在村中扶危助难

        好名声传四方人人颂赞

        叹只叹我的家实在贫寒

        委屈了我的儿辛苦煎熬

(张父从屋内上)

张父:老婆呀,啥事让你愁眉不展,咱这日子虽穷可穷的舒心,踏实,只要咱娃

能下苦功读书,自古道书中自有黄金屋,咱们不求什么黄金屋,只要咱娃

能有碗宽松饭吃就行了。老婆子,心放宽总有那苦尽甘来的那一天。

    (唱)老婆你心放宽莫要叹气,

        我的家虽贫穷儿志希奇,

        照雄儿出寒门德才兼备,

        有志向能吃苦勤奋努力,

        休看他每日里挥汗如雨,

        论学业一项项全是第一。

(张母):你这是王婆卖瓜,自己的儿子自己夸。

(张父):人家的庄稼自己的娃,我的儿子我就要夸。

    (唱)提起了我的儿满心欢喜,

        我张家全靠他荣耀门第,

        有一日照雄儿功成名就,

  (夹白)老婆呀,

        那才是咱前辈子修下的福气。

张母:老头子,这些话听你说了千遍万遍了,我不是为咱这穷日子愁,也不是为

咱娃的前程愁,我看这天色过午还不见咱娃回来,心中牵挂、放不下。

张父:你这是卖盐的愁生意--操咸(闲)心,照雄儿担柴老事熟道 有啥不放心的。

张母:话虽这样说,可做娘的心中那能放得下。

    (唱)儿是娘身上一块肉,

        儿在外受苦娘担忧;

      眼看着日落西山头,

      儿未归怎能不发愁。

张照雄,(扛着扁担  手握书本上)

   (唱)太阳西坠鸟归林,

       秋风阵阵气宜人;

       担柴读书两不误,

       柴换钱粮补家贫。

       想起父母脚步频,

       不 觉来到自家门。      

(白)母亲!母亲!开门来。

张母:我娃回来(开门)。

张父:照雄,你人回来那柴呢?

张照雄:爹,妈听儿给你说。

   (唱)今日担柴回家园,

       村头遇见李老汉;

       年过七旬把柴捡,

       无儿无女实可怜。

       儿看了心中起怜念,

       把柴送到他家院;

       常言说帮人要帮全,

       儿帮他把柴全铡完。

       铡完柴后又扫院,

       再把水缸水挑满;

       抬头看见日西偏,

       匆匆忙忙把家还。

张父:我儿做的对,那李老汉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真可怜,应该帮他。

张母:我儿心地良善又做了件好事,辛苦一天了快坐下歇歇,妈给你盛饭去。

村保:(上)

(念):张家世代都贫寒,

     生了个儿子实在贤;

     别看他整日把活干,

     肚里的学问不一般,

     今年县考夺了魁,

     他一家还蒙鼓里边。

     我今来把喜讯传,

     张家人一定喜连天。

(白):照雄!照雄!

(张照雄开门,村保进)

张照雄:村保叔,请坐。

张父:兄弟,有啥事?

村保:有喜事。

张父:啥喜事,谁家的喜?

村保:你家的喜,今天是专门为你老哥哥报喜的。

张父:我家能有啥喜事?

张母:就是嘛,你看我们这家整日汗水泡苦瓜,苦愁难尽还能有啥喜事,你这是拿我们这  穷家开心呢。

村保:老嫂子,兄弟咋敢拿你们开心,今天不但有喜还是大喜,你们看(村保拿出红             喜帖儿)

张父:这是啥?

村保:喜帖。

张母:我咋越听越糊涂了。

村保:大哥,大嫂你们听。

(唱):咱华阴上个月开考大比,

     华山下众学子奋飞比翼;

     施展那好才华泼墨如雨,

     十年的寒窗苦尽显一时。

     咱照雄才学高文采出奇,

     超越了众秀才考得第一。

张父:啊呀,我儿夺第一了。

张母:老天有眼不负我儿整日刻苦用功。

村保:咱照雄夺得头名秀才在全县轰动很大,县老爷也很赏识,看了照雄的文章赞不绝口。

张母:县老爷夜夸我儿?

村保:夸咧。

(唱):县老爷说你儿年年少才奇,

   赞杨这好后生竖起拇指;

     夸照雄后日里必成大器,

     定能够夺魁元金榜名题。

     要照雄择吉日长安考举,

     你看这喜帖儿已送村里;

     快让娃赴长安莫失良遇,

(夹白):贤侄啊!

      全村人都盼你骏马高骑。

(张照雄接过喜帖儿看)

张父:老婆子。听清了没有,咱娃出息了,县考第一还要去省府里考举子哩。

村保:老哥,给娃准备准备,让娃快去长安赴考莫误考期,我走了。

张照雄:叔,你慢走。

张母:兄弟慢走。

张父:兄弟慢走。

(张母回屋复出抱一木匣上)

张母:儿啊,你过来。

张照雄:妈,这是什么?

张母:这是!

(唱):提起了此匣心痛酸,

     匣中放有十两钱;

     你爷爷在世把钱攒,

     你父亲血汗快流干。

     平日你卖柴有银钱,

     母亲我偷偷放里边,

     为的是有一日你能露脸,

     夺功名赴京都好做盘缠。

     我的儿县考夺魁冠,

     正用上这

汗津津沉甸甸、三代人的血汗钱。

张照雄:妈!

(唱):听娘言儿心中泛起波澜,

     捧银匣忍不住泪水涟涟;

     父辈们为孩儿把心操烂,

     受苦难为晚辈积攒财钱。

     此一番去赴考若不随愿,

     辜负了父母恩儿心难安。

     铭记这先辈苦本色不变,

     不夺那好成绩不返乡关。

张父:好我儿只要有这样的志气为父的就放心了。

张母:娃呀!咱们家世代贫寒,没出过吃官饭的,这下就看我娃的了。

张照雄:爹、妈请放心,孩儿绝不辜负二老的期望,认真赴考夺魁回来。

 幕落

 

第二场  舍银救危

幕启:(张照雄身着灰布长衫,背着包袱上)

张照雄:

 (唱) 天蒙蒙雾漫漫秋风渐冷,

      晨色暗曙光淡万物凋零;

      离乡境别父母赶早启程,

      要去那长安城夺取功名。

      照雄我自幼生寒门,

      祖辈为农皆清贫;

      父辈苦为牛马身,

      素怀望子成龙心。

      省吃食俭穿用节约钱银,

      供给我读圣贤劳力劳心;

      父母的心愿我心领神会,

      暗立下大决心夺魁报恩。

      了却了父母愿心无惭愧。

      行走间不觉得峰回路转,

      天光亮雾气消曙色出现;

      血气刚心力勇行如飞燕,

      不觉间已进入华州地面。

(幕内传出妇女的泣哭声:苦啊!苦命的我、可怜的儿啊!)

张照雄:哎,这大清早是谁在这荒野泣哭,听这哭声十分悲痛定有重大苦情,我不免近前观看。

 

二道幕启:初冬,空旷的田野,秋风萧瑟田野萧条,万物凋零林木枯瘦,古道弯弯远山无绿。古井台上一妇人坐在那里泣哭。

牛翠花:苦哇,苦哇!儿啊,我死后谁来抚养你呀。

张照雄:这位大嫂,一大早坐在井台上哭泣为何?

牛翠花:你是何人,因何问我?

张照雄:我是去长安赴考的秀才,路过此地听你哭的凄惨故来相问。

牛翠花:秀才啊,你是个赶路的管不了我这苦情,多谢一片好意你还是赶你的路吧。

(张照雄离开,那妇人又泣哭)

牛翠花:痛煞人啊,痛断肠啊!

张照雄:

  (唱) 那妇人一声声哭的凄惨,

       大清早坐井台必有大冤;

       我若是离她去谁来劝管,

       田野里没有人必寻短见。

       我自幼读诗书敬仰圣贤,

       今日里遇人危岂能旁观;

       此妇人若投井我心怎安,

       枉做了读书人终生无颜。

       我这里停脚步回身再劝,

       要救那妇人脱离苦难。

(白)这位大嫂究竟有何冤屈,哭的这样伤情?

牛翠花:这位秀才好不晓事,我心中痛苦哭都哭不安宁,你一个过路的既管不了又何必纠缠不休雪上加霜。

张照雄:大嫂,我一片好心你怎能这样,大清早四野无人,你一个妇人家坐在井台上哭泣我怕你寻了短见;我自幼读诗书敬仰圣贤,遇人有危岂能不管。我虽是个过路的,可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于心何安,见死不救岂不让天下读书人笑话。

牛翠花:多谢秀才一片善意,我一个妇道人家皆因心内痛楚方寸不清,言语失礼望秀才见谅。

张照雄:你心中痛苦我能谅解,可你到底有啥苦情说出来也许我能帮你。

牛翠花:秀才请听。

  (唱) 未开言禁不住泣不成声,

       我姓牛名翠花家道贫穷;

       翠花我生贫家实在苦命,

       偏嫁给富家人更添苦情。

张照雄:嫁给富贵人家有钱有势不愁吃穿,享不尽那荣华富贵,怎么更添了苦情?

牛翠花:

  (唱) 我夫家在华州兴林村庄,

       华州府大首富姓氏为张;

       田千顷牛百头还有商行,

       钱万贯车百辆余粮十仓。

       我的夫读诗卷是个贤良,

       他看我性贤惠俊俏模样;

       差媒人进我家把红线牵上,

       害得我到他家有头难昂。

张照雄:才子佳人美满姻缘怎么你有头难昂?

牛翠花:

  (唱) 公公共有四儿郎,

       我与老三配成双;

       妯娌都是富家女,

       财大气粗把人伤。

       公公婆婆偏心肠,

       欺我娘家无钱粮,

       动不动骂我是穷鬼,

       时常里说我生穷相。

       夫君待我十分好,

       天伦之乐在洞房。

       夫郎自幼爱诗章,

       常把功名记心上。

       男儿有志在四方,

       长安苦读又经商;

       可怜我孤孤单单无依傍,

       常把苦水肚里藏。

       前日里家失银十两,

       公婆妯娌恶言伤;

       骂我穷鬼品不良,

       偷了银子敬亲娘;

       限我三日还银两,

       无银就莫回家乡。

       翠花我家穷血气刚,

       岂能忍受此冤枉。

       含冤坐这井台上,

       一死方能表心肠。

       死后清白万古扬, 

       只可怜儿幼无亲娘;

       越思越想越悲伤,

 (夹白):儿啊!

       我死后谁是你亲娘。

张照雄:哎呀大嫂。

  (唱):听罢言来血气旺,

       铁石男儿也心伤,

       翠花一死实可悲,

       更悲幼儿无亲娘。

       叫声大嫂听我讲,

       千万莫把短见偿;

       你家虽有钱万贯,

       万贯钱也难买亲娘。

牛翠花:

  (唱) 秀才讲话理儿端,

       我也为此心悲惨;

       母子生离情难断,

       无娘的儿啊谁可怜。

       恨只恨娘家贫穷无钱粮,

       恨只恨错嫁富家男;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十两银子我用啥还。

张照雄:大嫂,你嫁到张家难道连一点私房钱都没有?

牛翠花:我家公婆和妯娌们都歧视我,钱物从不让我沾手,我丈夫又不在家我哪有私房钱,就是有也不能认这黑账背这贼名。

张照雄:大嫂啊。

  (唱) 大嫂此话欠考虑,

       听我把话讲仔细;

       只要你心如明镜不亏理,

       天理昭昭自会明冤屈。

牛翠花:

  (唱) 我就是愿意为儿受冤屈,

       这十两银子咋寻取。

张照雄:

  (背唱) 我身上带银刚十两,

       是我的盘缠和口粮;

       我若舍了这十两银,

       几代人的愿望全泡汤。

       我若不舍这银十两,

       她母子团员无指望;

       常言说救人一命德无量,

       不救危怎是好儿郎。

       罢罢罢舍了这十两银,

       放弃登那名利场。

张照雄:大嫂,我这里有十两银子你快快拿了回去母子团聚吧,天道公平冤屈最终会明的。

牛翠花:秀才,好人那,我看你穿着朴素并非富贵人家,你这银子一定来之不易,我不能收。

张照雄:大嫂收下吧,多为你那幼儿着想。

牛翠花:我收了银子那你赴考的盘缠咋办哪?

张照雄:大嫂放心,我自有办法。

牛翠花:恩人请你留下姓名,日后夫君回家必当报此大恩。

张照雄:区区小事何须留名,快回去吧,你那孩儿还在家哭着要娘呢。

牛翠花:(跪在地下)恩人你不留名我就不收这银子。

张照雄:好好,你起来吧我告诉你,我姓张。

牛翠花:家住何方。

张照雄:四海之内皆兄弟,何必问我住在何方,我从东边来要到长安去,你夫家姓张我也姓张,三百年前咱们两家说不定还吃的一锅饭。一家人何必说那两家话,大嫂快回去吧,

牛翠花:(磕头接银站起)

  (唱) 手捧着十两银热泪滚滚。

       就好似捧颗火热的心;

       张秀才你和我萍水路人,

       舍银两救危难情感魄魂。

       天下人都像你高尚德品,

       这世上就没有苦难之人。

张照雄:大嫂快回去吧。

(牛翠花又磕了一个头抹泪下,张照雄目送翠花下转身亮相。)

    幕落

 

第三场 无银停考 

 幕启:张照雄家(第一场景)

(张母从屋内上手拿扫帚扫院。)

张母:

(唱) 照雄儿去长安赶考夺举,

     我心中乐悠悠好似浇蜜;

     我张家几代人贫困交迫,

     在人前说话腰难挺起。

     常被那豪绅们巧夺强取,

     受尽了官府的恶语凌欺。

     但愿得照雄儿今科中举,

     凭才学取得个一官半职;

     为张家改一改破旧门楣,

     为穷人争一争正义之气。

     天保佑我的儿一路顺利,

     早把那喜讯儿报到家里。

张父:老婆子,看把你高兴的这考举子又不比上山担柴,没那么容易。

(唱) 老婆你高兴的头脑发昏,

     考举子非是那路上捡粪;

     天下的好秀才千千万万,

     都是那十年寒窗饱学人。

     别看你的儿县考第一,

     人之上还有那人上人。

张母:老东西。

(唱) 骂一声你这犟死鬼,

     老爱给人泼凉水;

     难道你不想咱娃中,

     不想叫官轿进咱门。

张父:你呀!

(唱) 娃能中是咱好福分,

     当了官能帮咱穷人;

     八字还没见一撇,

     你张的不识南和北。

张母:我张的不识南和北,你不张昨晚转了这家转那家,逢人便说娃要去长安考举子,转到大半夜才回来,好像你儿已经中举当官了。

张父:那是我想给乡亲们报个喜讯,让大伙们都高兴高兴。

张母:狗屁,那是张的坐不住了。

张父:谁别笑谁咱俩都一样,都是为咱娃高兴哩。

张照雄(上)
  (唱) 救危难舍盘银放弃赶考,

       归程上步履难时光难熬;

       离家时父母亲谆谆教导,

       这盘银是父辈血汗灌浇。

       为盘银我爷爷常把柴挑,

       母勤织父苦耕商行扛包;

       为的是让我去夺魁赶考,

       为穷人争口气显显荣耀。

       我今日舍银两救人险道,

       家贫穷无银钱怎能赶考;

       恨只恨路程短不觉已到,

       进家门父母亲怎能轻饶。

  (白)妈,孩儿回来了。

张母:(上前开门)儿啊,你怎么回来了?

张父:是啊,怎么回来了。

张照雄:我、、、、、、我、、、、、、

张母:儿啊,你怎么啦?

张照雄:我、、、、、我没有盘缠了。

张母:你那银子呢?

张照雄:我、、、、、、我送人了。(照雄跪下)

张父:(打了儿子一个耳光,母亲听了也为之一振)你这不成器的东西,盘银是几代人的血汗咋能随便送人。

(唱) 听罢言胸中怒火烧,

     你这蠢才欠教导;

     盘银岂能送他人,

     这银子是全家血脂膏。

     你爷爷挖药攀崖摔伤腰,

     你爹我扛活数载曾累倒;

     你母亲给人缝补洗衣把娃抱,

     你奶奶舍不得吃用和花销,

打工回来把饭讨,

为的是让你赶考立功劳,

     今日你启程去赶考,

     乐得你妈颠了倒,

     盼只盼你早把喜讯捎,

     全村人跟你也荣耀;

     你竟把盘银赠他人,

     无银停考惹人笑。

张母:你这不晓事的小畜生呀,我和你爹千叮咛万嘱咐你咋不入耳呀,你成天读书咋就一点不长进啊。

(唱) 先辈的苦难你记不牢,

     父母的教导你晓不晓?

     十年寒窗付东流,

     悬梁刺股云烟消。

     一失足酿成千古恨,

     一念差人生路上苦迢迢。

张照雄:爹,妈,你们暂且消消气听儿细讲原因。

  (唱) 父母暂把怒气消,

       儿把原由表一表;

       父母历来有教导,

       儿非纨绔子不肖。

       今早行至华州道,

       一妇人井台哭嚎啕,

       她家中丢失十两银,

       公婆妯娌向她要。

       此妇人出身贫寒品质高,

       以死来把清白表,

       坐到井边思幼儿,

       哭的两眼似红桃。

       父母常把儿教导,

       扶危救难品德高;

       儿慷慨救危舍银两,

       送妇人回家把命逃。

张父:遇人有危应当见义勇为,可咱家世代清贫这十两银子来之艰难,你舍银救危可曾想到失了盘银就无法赴考,在富贵之家这十两银子也许不算个什么,可在咱家这十两银子可就是全家人的命根子,你的前程全指望这十两银子啊。

(唱) 救人危难行为好,

     你不该把前程当蓬蒿;

     你赴考乡邻个个都欢笑,

     你母亲乐得能跳三尺高。

     都盼你金榜题名把喜报,   

     你半途而废把父母闪了一大跤。

张母:儿啊,你舍银救危做了件积阴德的大好事,可咱这贫家在何处再为你筹盘缠。

张照雄:妈,我若不救那妇人就会跳井丧命,没有盘缠我今科就不去考了,我辛苦一年担柴卖钱积攒银钱,下科再考也不迟。

张母:担柴攒钱,攒到驴年马年?

张父:儿啊,你这都是安慰我们的话,攒钱是那么容易的事吗?

张照雄:爹,妈,这天下学子无数比儿才高多的是,就是去了也不一定能考中。

张父:事情既然已到这一步,也只好这样了。

张照雄:那我现在担柴去。

张母:别急,吃了饭再去,妈给你做饭去。

张照雄:有劳母亲了。(张母进屋,照雄讲父母扶到木墩坐下。)

  (唱) 父母二老明大义,

       舍银不把儿责备;

       善良美德当继承;

       明镜如月知心扉。

       今日起天天上山把柴挑,

       积盘银不辞苦辛劳;

       下科奋力去赶考,

       定让父母乐陶陶。

    

 

幕落      

 

第四场  官错中举

幕启:张照雄家。(第一场景)

(张母从屋内上在院中收拾椅凳)

(唱) 昨夜灯花红艳艳,

     花开朵朵光灿灿;

     晃的我心中波浪泛,

     至今心中似蜜甜。

     我老汉忠厚人勤俭,

     照雄儿读书担柴又耕田;

     前番他赴考未实现,

     读书的劲头更增添。

     儿有志娘心自高兴,

     想到家贫又心酸;

     老天为何不睁眼,

     勤奋人为何偏贫贱。

     忽听得喜鹊叫的欢,

     难道有好事降贫寒;

     我这是白日做梦幻,

     贫穷人命定受可怜,

     世上的好事万万千;

     也轮不到张家寒门前。

(白)照雄,喊你爹吃饭,把饭菜端来。张照雄内应:好,爹爹吃饭了。

(张照雄端着饭菜上,母亲下,复出端着饭上,张父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张父:老婆子,我看咱这一家三口天天团聚,粗食淡饭能吃饱也就可以了,娃考个举子当个官又能咋?

(唱) 一家团聚多喜欢,

     天伦之乐乐无边;

     每日三餐有粗饭,

     穿衣有那布衣衫。

     不羡富豪山珍宴,

     不媚官府穿绸缎;

     穷人自有农家乐,

     心地无染天地宽。

官差:(上)

(念) 省府发红榜,好事咱摊上;

     照雄中了举,我也要沾光。

     喜宴和赏钱,样样不得少;

     可这跑了几十里,凉水没喝上。

   我这两年运气不顺,步步撵的下水,打牌老输,划拳老赢,家中养鸡成了一窝公鸡娃,老婆生娃却生了一窝女子,养头猪一年了还像猫大、长不大还咬人,养了条狗长的大吃得多就是不看门见了生熟人都摇尾巴。这次硬给上司争了这个好差实想讨点赏钱和喜酒,到这里才知道这张照雄是个穷光蛋,你看这房子烂成啥样子了,穷酸得很,这趟差事没争美。这喜酒赏银怕没指望了。(大声喊)  张照雄开门!张举人接报来。

张照雄:(开门)谁呀,乱喊啥呢,怎么是你,你身为官家人吃的官家饭跑到我家门口乱喊啥呢。

官差:我吃官家饭干的官家事,我喊张举人咋能说是乱喊。

张照雄:这里没有张举人,你不看我们这家这穷酸样像个举人的家吗?

官差:你姓啥叫啥?

张照雄:我姓张叫照雄。

官差:对了,我找的就是张照雄张举人。

张照雄:我一个平民百姓根本不是举人。

官差:你们村有几个张照雄?

张照雄:就我一个。

官差:你是不是咱华阴头名秀才?

张照雄:是。

官差:那就更对了,你今科中了头名举子了。

张照雄:那才更不对了,这举子更不是我了。

官差:这裤腿穿到胳膊上咋抽着哩,中了举还有人不认的。你看这榜文上写的十分清楚头名举子,华阴县兴仁庄张照雄,你说这不是你是谁。

张父:到底是咋回事?

官差:(念)

     你儿中了举,红榜送门前;

     硬是不肯认,怕我要赏钱。

张母:照雄,你咋这样没礼仪,客人到门口先请进屋嘛,有啥叨叨的。官差大人快进屋来坐。(官差进屋,张母倒了一碗水递上)

官差:这还差不多。

张母:到底是啥事呀?

官差:你儿中举了,这是红榜。

(张母接过红榜递给张照雄看)

张母:这怕不对呀,我儿没有赴考咋能中一定是弄错了。

官差:这红纸黑字还有皇家大印,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咋能错。

张母:照雄把红榜看仔细。

张照雄:妈这红榜写的没错是发给我的,可我没去考咋能中真是怪事。

张父:就是嘛,真是怪事。

官差:你们这家人咋都这么痴,红榜送到门前一接就行了还犹豫啥哩。

张父:这接红榜不是儿戏,我儿今科未赴考咋敢乱接,我们张家世代忠厚不做那昧良心的事。别急这事不同一般让我喊村保来。

官差:你看我这运气,拿着红榜还送不出去,高高兴兴地来倒弄个猫吃尿泡扑了个空。

(村保和张父上)

村保:差人,这到底咋回事?

官差:咋回事,我跑了几十里这碗白开水先让我喝了再说。

张照雄:村保叔,今科我根本未赴考可这位官差却说我中了举把红榜送来了,这无功受衔于理不通。

张母:就是嘛,没去考咋能中。

村保:我说差人,这事怕是弄错了吧,张照雄今科确实未赴考,(看红榜)但这红榜确实写得清楚地址姓名都没问题,还是陕西头名举子哩,真是怪事。

官差:我说张照雄,你是华阴的头名秀才县老爷都赏识你的才学,你今科为何不赴考。

张父:我儿非是不去,只因赴考路上遇一妇人因家中丢失十两银子,公婆妯娌硬是说她偷送娘家了,逼着向着妇人要,这妇人受不了这冤来到井台寻死,我儿把他那十两盘银赠这妇人救人一命,但我家贫穷再没有盘银放弃赴考。

村保:张照雄虽未赴考可他可是咱县里的头名秀才,有德有才去的话也一定能中。

官差:这下我明白了。

(念) 原来事情是这般,

     上司尽是浆子官;

     赴考不去送喜榜,

     未去硬要来加衔。

     浆子官发下糊涂榜,

     误了喜酒和赏钱;

     可怜我白跑几十里,

     白开水喝了一大碗。

我说张照雄你也真行,今科未赴考红榜送到门口了要是去的话还不把宰相的位子夺了。

张照雄:官差见笑了,小人一个担柴的农夫有何德能敢让官差如此评说。

村保:论德论才张照雄可是个优秀的好后生啊。

官差:这张照雄的确让人佩服,家中如此贫寒还舍银救危真是难能可贵,这一家人都是顶呱呱的正人君子。可我这差事咋交呢。

张照雄:不应我中,这红榜烦你带回去,向老爷讲明就是了。

官差:你说的轻松,这红榜上有皇家大印铁定了的谁敢违抗,再说这一级又一级的咋退呢。

村保:那你说这事咋办?

官差:依我说还是接了的好。

(念) 上边糊涂写,你就糊涂接;

     糊涂对糊涂,封官又加爵。

     你我不糊涂,官事好了结。

张照雄:这可不行,无功受禄于心何安。

村保:贤侄啊,你咋这样愚腐,这中举的红榜是上边发下来的,又不是你投机取巧走黑道弄的有啥于心不安。你舍银救危误了赴考,上边错发红榜也算天道公平奖赏你这有德之人,这头名举子你当之无愧。

张照雄:叔啊,侄儿自幼读圣贤书深明仁义礼智信,敬仰圣贤岂能做这贻笑千古的荒唐事。

官差:张照雄,此话差矣,你家境贫寒又舍银救人积下了阴德,你有那旷世的美德,今日喜临门前天道公平你受了这举子衔不但没人耻笑还会名扬千秋。再说大清律例言明秀才中举县官有奖,你若不收这红榜自己失去锦绣之机又误了县老爷的奖赏,这县老爷你得罪得起妈?这红榜还是接了好。

村保:是啊,如今这官场上的人都死爱面子,他们做错的事也不能说错,下了错命令你也得服从稍有怠慢他们就翻脸。

张母:是啊,这官家咱们可得罪不起哪。

张父:兄弟,你看这事咋办?

村保:依我说这上面错发咱们就错接,接了这红榜再想个稳妥的万全之法。

张母:那就先接了。

官差:对,先接了不接这立马就是麻烦事。

(念) 如果遇上浆子官,

     是错是对莫言传;

     他说是对就算对,

     他说是错按错办。

     你若给他提意见,

     定会讨双小鞋穿。

张照雄:那我就暂且收了这红榜,但烦官差到县老爷哪里言明有一日真举子来讨我一定原物奉还,让这头名举子物归原主。

村保:就这样办,先把这事应付了以后真举子来讨有我和官差为证奉还就是啦,如果没人来讨那你就安心做这举子在一方为咱老百姓做个好官吧。

官差:这差事了结了我也该回去了,张举人小的告辞了。

张父(张母):别急,吃了饭再走。

村保:还没给你赏钱呢,喝杯喜酒再走。

官差:不喝喜酒,不要赏钱,这样的贫寒之家就不必破费了,我今日虽未喝上酒没拿上赏银,有缘见识这样一位品德高尚文采过人的贤德君子比喝了喜酒拿了赏银还高兴呢。(众人送官差下)

 

 幕 落



第五场  落榜回府

幕启:田野返青,树木将吐新芽,远山楚楚河水清清,古道曲长;景物中透出一丝春意。

张雄照:(身背包袱,一身富商打扮上。)

  (唱) 腊月尽万木枯景色不艳,

       迎冷风长途奔精疲力倦;

       时光急如穿梭快似闪电,

       眨眼间离长安整整一天。

       进入了华州地距家不远,

       思想起落榜事进村无颜;

       我张门家业重钱有万贯

       就缺少耀门庭一职半官。

       我自幼下苦功研读诗卷,

       写秃了千支笔磨穿铁砚;

       在华州说诗文我为强冠,

       论德行也排在名流之先。

       在长安理商贾苦读一年,

       实指望开科时夺举最先;

       谁料到榜文下名落孙山,

       十年的寒窗苦化为云烟。

       我曾经众友前夸下海言,

       不夺那头名举不把乡还,

       到如今回家来脸光暗淡,

       进一步退一步还得向前。

       恨只恨官场上行事黑暗,

       恨只恨张照雄做事毒险,

       损别人利自己法度混乱,

       假充真把我那头名举换。

       这样的伪君子称啥良贤,

       偷他梁换己柱不顾脸颜;

       提起了这件事怒火烧燃,

       有一日见了他冤帐清算,

       让世人认识这丑恶嘴脸,

       伪君子丑面目遗臭万年。

       不觉间来到了我家门前,

       抛却了恨与愁合家团圆。(下)

二道幕启:(张雄照家,牛翠花在家中做针线活。)

牛翠花:

  (唱) 我夫君在长安一年有余,

       到如今仍不见半点消息;

       中不中都应该把信传递,

     难道他忘却了结发夫妻。

     昨夜晚我梦见夫君中举,

     骑骏马坐官轿荣归故里;

     欢笑声鼓乐声四方传扬,

     喜得我睡梦中手舞足踢。

     一长声唢呐响把我唤起,

     原来是大公鸡窗前鸣啼;

     回想起梦中境好不欢喜,

     但愿得夫早归恩爱团聚。

张雄照:(上)娘子开门,娘子开门来!

牛翠花:难道真的是我夫君回来了。(开门)夫君啊你可回来了。

张雄照:回来了,娘子在家受苦了。

牛翠花:夫啊!(痛哭)

张雄照:娘子,咋啦,我今日回家来你应高兴才是,怎么一见面就哭。

牛翠花:你在长安一年多可知奴家在家遇了大冤,差点命归黄泉成为井底冤魂。

张雄照:家中到底出啥事了,娘子受何冤屈请慢慢地讲来。

牛翠花:

  (唱) 未开言来先悲泣,

       听奴把话说仔细;

       你长安经商去考举,

       祸起萧墙来得急。

       家中丢了十两银,

       公婆说是我偷藏;

       限我三日把银还,

       无银就莫回家乡。

       翠花我生来性烈强,

       投井一死表冤枉。

张雄照:哎呀娘子,为这十两银子就去投井难道能割舍夫妻情母子爱。

牛翠花:我哪能忘却夫妻情母子爱。

  (唱) 井台上思儿想夫郎,

       生离死别痛断肠;

       来了个秀才他姓张,

       赠我银子整十两,

       善言劝我心明亮,

       催我回家抚儿郎;

       非是秀才来相救,

       咱夫妻难见儿无娘。

张雄照:多亏这舍银救危的张秀才,他叫什么名字那里人士?

牛翠花:这位秀才施恩不图报不愿留名姓,是奴家苦苦哀求他才告诉我他姓张。

张雄照:你呀咋这么糊涂,这样的大恩人不知姓名住址如何报恩哪。

牛翠花:这位秀才品德高尚救危助难不愿留名,我能有啥办法。

张雄照:

  (唱) 张秀才好品德世间称奇,

       救危难不留名情操第一;

       好行为必定是德才兼备,

       这样的真君子未识可惜。

牛翠花:为妻的时常惦念恩人,想到这有恩难报心中总感不安,你如今回来了就应该设法寻访恩人表一表咱夫妻的心迹。

张雄照:可这人海茫茫何处寻觅。

牛翠花:这张秀才从东边来去长安考举,听他口音一定不会远,只要细心寻找何愁找不到,心诚则灵只要咱们一片诚心找恩人就能找到。

张雄照:娘子言之有理,我正欲去华阴找那偷梁换柱的伪君子,顺便再找恩人,我明天就起程一定找到这位大仁大义的张秀才。

  (唱) 听娘子一番话心雾尽散,

       寻觅那大恩人理所当然;

       明日里我带上纹银百两,

       不寻见大恩人誓不回还。

       猛然想起了大事一件,

       找父母把四弟严加惩办。

牛翠花:正说我恩人哩咋又提四弟来了。

张雄照:娘子不知这场祸事都是那四弟惹出来的。

  (唱) 这四弟年纪幼顽皮贪玩,

       不读书不上学光讲吃穿;

       他拿了十两银长安游玩,

       让吾妻在家中蒙受屈冤。

       这样的纨绔子再不教管,

       惹出来大祸端谁来承担。

牛翠花:哎呀,原来是这捣蛋鬼拿了银子、这下冤屈明了我再不背这黑锅了。

  (唱) 听夫君一席话喜笑开颜,

       十两银大冤情拨云见天;

       洗刷了罪名我心花开绽,

       证实我心洁正一尘不沾。

       公婆们会将我刮目相看,

       妯娌们再不敢口出狂言。

       冤情明我再把恩人连念,

       救命恩不报答于心不安。

张雄照:娘子放心我就是找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这大恩人,报答这救命大恩。

 

幕落


(未完待续)

【作者: 】  【发表时间:2022/10/27】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和谐陕西网 铜川慈善协会 渭南文物旅游网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国际日报 中国检察网 中国法院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央视网 中国公安 中国文物信息网 太华索道 陕西 西部法制报


网站备案:陕ICP备14008634号-1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地址:中国·咸阳        电话:131-5212-8066       传真:029-33765110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均来自作者投稿和公共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