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丝路情韵》网, 网址:www.siluqingyun.com; www.siluqingyun.cn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丝路要闻    魅力西部    国外风情    丝路在线    丝路头条   多彩渭南    法制之窗    反腐打黑    丝路论坛    军事瞭望    公益慈善    秦声秦韵    东盟在线
光影华山    今日华山    人文华山    山水华阴     驴友在线    文化在线    红树林影视   财富人生    企业家风彩    景点推介    旅游世界    军旅在线    杏林风景    农业科技
西部公安    西部检察    西部法院    资源与环保   历史名胜    历史典故    传奇故事    历史名人    艺术精品    社会万象    旅游文化    传统工艺    奇石根雕   民间艺术
华阴政法      摄影家      风光摄影      人物摄影     书画长廊    名人书画      综艺在线      小说       散文       诗歌       剧本      杂文随笔      纪实文学    生活百科
 
   □ 丝路在线
· 徐新荣当选陕西省政协主 ..
· 乾县连续三年获评农业 ..
· 优化落实疫情防控新 ..
· 自信自强 守正创新 踔厉 ..
· 华山景区开园通告 ..
· 中共陕西省委办公厅关于开 ..
· 共建网上美好精神家园—— ..
· 教育部关于人民教育出版社 ..
· 新华全媒+|第六届丝博会 ..
· 陕西女工程师举报污染 ..
丝路论坛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丝路论坛
12年前吉林少年救人溺亡,被救者痛骂:死得好,法院判决深得人心
12年前吉林少年救人溺亡,被救者痛骂:死得好,法院判决深得人心

捡史官

2022-08-12 11:32江西优质历史领域创作者

在当代,见义勇为不仅不主流,甚至在大家心中有一丝忌讳。

如果你跟身边的人提起“见义勇为”四个字,如果是至亲,一定会好言劝说;但如果是旁人,不少人会选择冷眼旁观,这是多么残酷却又存在的现实。

不过“见义勇为”这个行为是明心见性的绝对标准,“义”和“勇”在每个人心底深处都存在,真到了危急关头,本能反应都会令我们做出自己认同的行为。


2010年夏天,一个15岁的吉林男孩,为了拯救自己的同学,牺牲掉了年轻的生命,被当地政府授予“见义勇为”的称号,但家属事后却将被救家庭告上法庭,被救者大骂死了活该,最后还“大打出手”,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这位看似极为普通少年名叫安丰龙,他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在危急关头,生而为人就不会袖手旁观。

一、安丰龙到底是谁?

安丰龙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是一个很普通的90后。1995年,他出生于吉林省图们市,到了小学父母离异,他被判给母亲,就这样母子二人相依为命。

在生活里,安丰龙从小就非常懂事乖巧,他的母亲名叫杜秀梅。

作为一个女人,杜秀梅虽然独自抚养孩子压力很大,还要承受旁人的冷嘲热讽,但一直努力工作,希望给安丰龙提供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

不得不说,安丰龙也的确懂事,在吃穿上没有太多要求,也从不跟班里同学攀比,在上初中时选择上当地的铁路第三中学,也就是图们市第六中学。


虽然杜秀梅离异得比较早,身边的家人和朋友也都劝说其再婚,但都被她一推再推,在安丰龙小的时候,就以“孩子还小”为由拒绝,一直以来两人独自生活。

也正因为平时母亲工作繁忙,又没有再婚,安丰龙从小就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做饭这种事情早就手到擒来,平时放学比较早的事后就自己给自己做点吃的。

话虽如此,但毕竟一个女人照顾家庭压力还是很大,加班是常有的事情,甚至有时候杜秀梅为了多赚一点钱,还会主动加班,或者参加单位里别人都不愿意参加的活动,以此能多赚一点钱。

2010年6月7日这一天是高考的日子,安丰龙所处的图们市第六中学也被划入考场,作为初中生的他自然就多了一天假期,这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说简直不要太开心。

好巧不巧,这一天是星期一,母亲要上班,安丰龙一个人在家,由于长期自己照顾自己,杜秀梅也没有多想,早上起来准备好早饭就出门了。

安丰龙起床后看到母亲没在家,自己吃了桌上准备好的饭菜就打开电视自顾自看了起来。

本来这一天打算就这么过去,但同学的电话来了,几个小伙伴准备去嘎呀河玩,当时正值酷暑,听到这个计划自然非常开心,很快就应了下来。


他们计划吃完午饭后就去,按耐住激动的心情,等到中午,安丰龙给自己做了简单的饭菜,随便扒了几口就跑到同学家。

到了同学家发现,包括安丰龙在内当时一共有6人。

但商讨过后才得知,除了安丰龙和王武佳外,其余的同学都不会游泳,这时候大家心里就有些打鼓。但有个去过的同学说,嘎呀河不深,根本淹不到,听到这里,大家才兴冲冲准备出发。

可是谁都不知道,安丰龙这次出游却成了不归路。

二、救人身亡的细枝末节

来到嘎呀河河畔,在阳光的衬托下河面格外美丽,几个小伙子都脱下上衣,在河边嬉戏起来......

“嘎呀河”这个名字是满语,这条河流在当地非常有名。

——主干道河流宽度有25米,流速每秒0.6米,但水深只有1.2米,他们几个所处的地方又不是主干道,因此确实也不是特别危险,但万事总有意外。

就在几个小伙伴玩得正开心时,其中一个名为刘硕的男孩被河底的石头滑倒,拖鞋意外随河流漂走了。

没想太多,刘硕开始追赶拖鞋,本来河床一直很平稳,但不知怎么,突然一个趔趄,不会游泳的刘硕的头直接没入河中。


事后我们知道,因为当地采砂,本来1.2米的水深,刘硕踩到了沙坑,而这里足足有3米多深。

出于本能,刘硕开始挣扎,并大声呼喊:“救我!快救救我!”

可是越是挣扎,水呛得越严重,距离不远的小伙伴听到呼喊都慌了神。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由于呛水太多,刘硕的呼喊变得微弱且不连贯,这让在岸边的5个小伙伴非常紧张。

就在这争分夺秒的时候,稍懂水性的安丰龙和王武佳跳入水中向刘硕游去。

很快,安丰龙就到了刘硕身边,可是这时候的刘硕已经意识模糊,由于浑身无力,安丰龙费尽力气才拖着他移动了一点。

但由于水流的阻力,又因为安丰龙的水性也没有那么好,而且拖着已经几乎失去意识的刘硕,眼看体力告罄。

就在这紧要关头,王武佳赶了上来,两人一起将刘硕从沙坑中拖了出来。这时候安丰龙扶着刘硕的腰,王武佳拉着刘硕的手臂,一点一点向岸边游去。

就这样一步一步,过了不知道多久,岸边的小伙伴终于可以触碰到刘硕,王武佳将刘硕交给的其他人时,自己也昏了过去。


可是大家发现,第一个跳进河里的安丰龙却不见身影,河面上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无论怎么大喊,安丰龙再也没有浮出水面,他当时由于体力不支直接沉入了一个3米多深的坑中,离开了人世......

就在这时,刚才岸边一个不会游泳的同学去附近找大人,他们一起跑到河边,听到事情的经过后,找来的大人打电话通知他们学校的班主任,将事情原委和盘托出。

在班主任接到电话的第一时间就告诉了安丰龙的母亲,杜秀梅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彻底崩溃了,立刻请了假来到嘎呀河。

可是来到河边的杜秀梅却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不愿意相信事实的她还想跳入水中搜救,但被旁人拦下。

回到家里,杜秀梅看到水池里还没有洗的碗筷,就好像儿子安丰龙刚刚出门一样,眼泪一瞬间就流了下来......

就在大家都对此事都放弃的时刻,杜秀梅一晚上没有睡觉。

天没亮她独自联系当地打捞/搜救队,并说明希望一起去的意愿,但考虑到她的情绪,打捞队拒绝了同行的请求,但愿意为她进行搜救、打捞工作。


三、搜救工作和事后处理

自6月8日开始,打捞队开始了打捞和搜救工作,由于嘎呀河的长度足足有108.7公里,从出事的地方开始搜索,大家心里多少有些打鼓。

根据当地打捞队的经验,如果第二天还没有找到人,生存的几率就已经不大了,第一天大伙在河里仔细搜索,但一无所获。

当天晚上,打捞队的人心里已经明白,安丰龙生还的可能性渺茫了。虽然没有人说出口,但大家心里都明白,接下来就是冲着打捞尸体去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杜秀梅哭干了眼泪,虽然她不想接受,但事实已经越来越清晰。

直到6月13日,距离出事一个星期后,打捞队终于在下游4km的地方看到安丰龙,很不幸,他此时已经身亡了。

在打捞到安丰龙的尸体后,大家第一时间都在考虑怎么把这个消息告诉杜秀梅,但无论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无论再残酷,还是需要她来认领尸体。

杜秀梅接到打捞队的电话来到河边,哭到泣不成声,抱着已经被水泡到发白的尸体大声呼喊,见到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场景,任谁也无法接受。

相信杜秀梅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场景,人生无常,母子二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多少困难都过来了,却依旧难以阻挡一场意外的发生。

由于这次的事情影响太大,安丰龙的见义勇为事迹很快传开了,当是甚至震惊了整个图们市,当地领导得知消息后立刻派人对此事进行调查和处理。

时间来到7月14日,经过当地政府的调查核实,正式为安丰龙颁发了“见义勇为行为确认证明书”,以及10万元的慰问金。


同时,图们市也为安丰龙组织一场追悼会,由于这件事在当地传播甚广,吸引了社会各界的人来参加。

在追悼会上,当时在场的5位孩子家长每人出了1000元,总共5000元由校方代交到杜秀梅手里。

但是,被救的刘硕家人无人到场,这让本就伤心欲绝的杜秀梅一时间无法接受,在追悼会后她来到刘硕家里,毕竟自己儿子是因为救刘硕而死,至少说一声“谢谢”,也算是给安丰龙在天之灵一个安慰。

然而,这次探访却得到了令她完全没有想到的回应......

四、双方父母反目

来到刘硕家中,他的家人态度意外的强硬,一口咬定:“我儿子是小佳(王武佳)救上来的,跟你孩子没有关系!”

听到这句话,杜秀梅犹如晴天霹雳,合着自己儿子救了人,被救的人却根本不承认,这让她无法接受。

话虽如此,她多次探访,一开始只是希望刘硕家人承认被救的事实,但每一次都得到一样的回答,甚至态度越来越恶劣。

而除了被救者,相关单位的态度也是冷漠到令人心寒。安丰龙当时虽有救援,但尸体直到一周后才被意外发现,校方等相关单位都没有任何作为,甚至不怎么搭理。


将心比心,这样的局面,身为母亲的独秀梅如何能接受,先不说自己独自拉扯孩子长大有多不容易,就论他是拯救他人而牺牲的高尚行为,就不应该得到如此待遇。

这时候的杜秀梅彻底明白,晓之以情是没用了,只能拿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

另一边,杜秀梅也找到当地的采砂厂,在同样得到了强硬的回复,随后她找到当地律师事务所,将刘硕家人和当地采砂厂一同告上法庭。

由于当地采砂厂违规采砂,同时当地监管部门监管不力,才酿成这出惨剧;另外,杜秀梅认为刘硕一家作为被救方,需要对施救方家庭进行一定经济补偿。

不出意外,刘硕一家在法庭上矢口否认被救事实,甚至对杜秀梅出言不讳,到后来,连刘硕本人也说出“我是王武佳救的,安丰龙根本不会游泳,他怎么可能救我”这样的话。

因为法庭上的红口白牙,杜秀梅被深深伤害,甚至在庭外,两方家人还有过一些肢体冲突。

安丰龙的家人觉得孩子死得太不值得了,在天之灵也无法得到安息,痛苦、沮丧一直萦绕在他们心头。

可是事实摆在那里,任你再胡搅蛮缠,证据不会说谎。

当时有两个铁证直接让刘硕和他的家人哑口无言,其中之一就是公安那的笔录,除了刘硕外,其余四人均说明当初的事实,当然也包括其中有争议的小佳(王武佳)。

他们四人都承认,当时是安丰龙先跳入水中去救刘硕,之后王武佳才去的。

另外一个证据就是当时在远处有目击者,看到两个孩子先后跳入水中去救落水的人,并且出庭作证,当场反驳了刘硕一家人。

在正义面前,任你如何狡辩,真相早晚都会公之于众。

就在一个个铁证面前,刘硕家人无论如何诡辩,事实已经成立,法院也做出了最终的判决。

1、 水利局和沙场都有责任,前者没有在醒目位置张贴警示牌,酿成惨剧需要付主要责任,双方需共同赔偿25万元人民币。

2、 刘硕一家作为被救方,不仅没有心怀感激,甚至颠倒黑白,罚款1万元,并当庭向安丰龙家庭道歉。

终于,法律还杜秀梅了公平,不仅得到应有的赔偿,而且终于让刘硕家人承认了事情真相,而安丰龙在天之灵也终得安息。

五、见义勇为的思考

如果只看故事的前半部分,这就是让“英雄流血又流泪”的事迹,安丰龙见义勇为却被污蔑,实在是令人唏嘘。

然而,无论怎么样,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么停下了心跳,一名年仅15岁,心怀正义感的少年是多么令人敬佩,又是多可惜,毕竟生命只有一次......

在这个故事中,杜秀梅是不幸的母亲,但又是多少见义勇为家庭中非常幸运的,她得到了赔偿和社会大众的认可,有多少无名英雄,永远无法让别人知道他的名字。

10万元的慰问金,25万元的赔偿金,都难以换回一个生命。

生命是极为脆弱的,不知道在日后的生活中,随着刘硕长大,他是否能心怀感激地活下去。我想我们都清楚,法庭上的那些话多少都有父母在背后教唆的影子,但我们希望,刘硕本人会幡然醒悟。

作为一个人,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可是对于个人在见义勇为上的一切行为都是令人敬畏的,安丰龙虽然只有15年的生命,但却活得足够精彩,也值得每个人铭记。

只有做好事有好报,才会有更多的人做好事,社会少了冷眼旁观,每个人都是获益者,不然,每个人都是受害者,杜秀梅的遭遇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


在《我不是药神》里,我一直都有个场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一名得了白血病的妇女面对警察对“假药”的查封,她说道:“四万块一瓶的药,我吃了好几年了,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我们就没法活了,谁家还没个病人呢?你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生病吗?我还想活着,我不想死……”

我们可以看见,一个老人在路边摔倒,每个路过的人都像躲瘟神一样,他只能大声喊道:“是我自己摔倒的,拉我一把!”,这样的呐喊是多么卑微。

见义勇为本是人的本能,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佛性,但现实却一点点将它摧残,正所谓明心见性,也许是时候找回那已经消失,但曾经存在的勇和义。

希望安丰龙在天之灵可以感受到所有人的敬畏之心,大家已经铭记,并会身体力行。

谁能保证不会遇到意外,只有行动才能改变现状,大家一起从自己做起吧,望“安丰龙状告被救者”,这种让世人心酸,令社会蒙羞的现象不会再出现。

【作者: 】  【发表时间:2022/8/18】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和谐陕西网 铜川慈善协会 渭南文物旅游网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国际日报 中国检察网 中国法院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央视网 中国公安 中国文物信息网 太华索道 陕西 西部法制报


网站备案:陕ICP备14008634号-1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地址:中国·咸阳        电话:131-5212-8066       传真:029-33765110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均来自作者投稿和公共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