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丝路情韵》网, 网址:www.siluqingyun.com; www.siluqingyun.cn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丝路三农    魅力西部    国外风情    丝路在线    丝路头条   多彩渭南    法制之窗    廉政文化    丝路百家    军旅故事    公益慈善    秦声秦韵    东盟在线
光影华山    今日华山    人文华山    山水华阴     驴友在线    文化在线    红树林影视   财富人生    企业家风彩    景点推介    旅游世界    军旅在线    杏林风景    农业科技
西部公安    西部检察    西部法院    资源与环保   历史名胜    历史典故    传奇故事    历史名人    艺术精品    社会万象    旅游文化    传统工艺    奇石根雕   民间艺术
华阴政法      摄影家      风光摄影      人物摄影     书画长廊    名人书画      综艺在线      小说       散文       诗歌       剧本      杂文随笔      纪实文学    生活百科
 
   □ 丝路在线
· 西安独居孕妇深夜临盆,警 ..
· 决不能以任何借口推诿拒收 ..
· 西安经过多轮核酸筛查,已 ..
· 刘国中在全省疫情防控工作 ..
· 陕西创建秦岭国家公园获批 ..
· 冰雪之约 中国之邀|跟着 ..
· 陕西通报八起环境违法行为 ..
· 2021年8月“中国好人 ..
· 制造业又一“黑马”:从负 ..
· 讲好黄河故事“母亲河畔的 ..
详细内容
苜蓿花开

                  苜蓿花开

                                           芦芙荭 

那天晚上,郝老三从新村打牌回来,走到猪圈边撒尿,刚尿到一半,突然听见猪圈里有动静。窸窸窣窣的,还伴随着哼哼唧唧的声音。郝老三吓了一跳。自从老婆去世后,这猪圈就一直空着,是什么东西这大半夜的跑到了猪圈里了。


  村子里的人都搬到新村去了,只有郝老三还住在这里,平时很少有人光顾。倒是有些野物偶尔闯入,但也都是路过,绝对不会在这里久留。去年冬天下雪时,就有一只兔子跑到了他家的道场上,立起两只后腿站在雪地里东张西望,样子很是可爱。可等他打开门,一只脚刚刚迈出门槛,那家伙就一溜烟跑了,只在雪地上留下了一串热乎乎的脚印。
  郝老三有些紧张,提了裤子就跑回屋里,拿了手电筒,操起门后的一根锨把,这才松了一口气。


             

郝老三再次走到猪圈边,摁亮手电往猪圈里一照,一下子就乐了。原来是两头小猪崽子呢。这两头猪崽子,大的有十来斤重,小的也有五六斤。看来是对原来的主人不太满意,大的带着小的趁着黑夜私奔,大约是见这里环境还不错,就临时住了下来。


  此时,那只大家伙正卧在那堆干麦草上,长长的嘴不停地在麦草里拱着,像是要找吃的。小家伙则依偎在大家伙的旁边,两只蹄子搭在大家伙的后背上,支棱着两只耳朵。那哼哼唧唧的声音,正是从那个小家伙的嘴里发出来的。
  手电光一照,两只小家伙似乎也吓了一跳,一骨碌爬起来,警惕地竖着耳朵东张西望起来。郝老三啰啰啰地叫了几声,两个小家伙竟然一颠一颠地顺着他的叫声跑了过来。
  郝老三见两个小家伙肚子瘪瘪的,赶紧回屋,他将中午的剩饭剩菜用水一拌,端出来放进猪圈里,两个小家伙先还矜持了一会儿,也就那么一会儿,就跑了过来,嗵嗵嗵地吃了起来。那短短的尾巴还一甩一甩的。
  猪圈里平白多出了两头猪,这让郝老三着实很高兴。第二天,郝老三早早起了床,到猪圈里一看,那两个小家伙早就醒了,它们一边哼唧着,一边用嘴在拱猪栏的门呢。
  郝老三打开猪栏门,两头猪同时从猪栏里往出挤,那个小家伙被大家伙挤得差点儿摔了一个跟头。它们在猪圈里跑了一圈,或许觉得这个新家和原来的那个家有些不一样,这才停下来,抬起头静静地望着郝老三。
  郝老三发现,猪的眼睛竟然很迷人,笑眯眯的,和善而友爱。那个大家伙似乎觉得郝老三对它还算友善,就试探性地往郝老三面前走了几步。而那个小家伙胆子就更大一些,跑到了郝老三的跟前,用它的嘴拱郝老三的脚。有一瞬间,郝老三甚至还感觉到那个小家伙用嘴去扯他的裤脚。郝老三试着走了几步,两个小家伙竟然像尾巴一样跟着他。虽然是两头小猪,但那一刻,郝老三的心里竟然生出了一种幸福的感觉。
  大概有一年多天气了,郝老三的日子都是这样:出门一把锁,进门一把火。一个人的日子怎么过也都是一潭死水。就像是没有风落脚的树林,总是缺少一种活力。以前老婆在时,这院子多热闹呀。老婆是个勤快的女人,猪圈里养着猪,院子里养着鸡鸭,还有几只羊。不大的院子让她弄得就跟个国际大都市似的,各种动物的语言汇聚在一起,从早到晚院子里都是热热闹闹的。
  可这一切随着老婆的死,也都跟着烟消云散。除了睡觉,他几乎都不想在这个院子里呆下去,每天,他就到新村去打牌、喝酒,混日子。
  没想到这两头小猪的到来,一下子把郝老三这清汤寡水的日子给搅活了。两个小家伙哼哼唧唧地在他身边转来转去,就跟小孩一样。时不时还撒一下娇。那个小家伙似乎比昨天更胆大了,竟然伸着长长的嘴,在他的脚背上嗅来嗅去。郝老三回到屋里,见昨天的剩饭已没有了,找了个竹篮就上坡了。他要去给这两个小家伙找些吃的回来。
  这几年,村里人喂猪都是用饲料。饲料喂猪猪长得快,省力又省事,几乎没有人再上坡去打猪草了。郝老三到了地里,满地里都是疯长的草:灰灰菜、马齿苋、蒲公英、刺芽菜,都长得肥乎乎的。他几乎没费什么劲儿,就摘了满满一篮子。他将猪草提回家,找出菜刀,剁碎了。又将灶膛的火烧着,将剁碎的猪草放进锅里煮。以前老婆喂猪时都是这样弄的。说实话,郝老三给自己做饭都没这样用心过。要是那两个小家伙能喝酒的话,他恨不得给它们再炒上几个菜。
  尽管郝老三这样费心费力,可两个小家伙并不怎么领情。他把忙了半天做好的猪食端到它们面前时,它们只是拿鼻子嗅了嗅,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这让郝老三有一种挫败感,就跟一个厨子做了一桌菜没人吃一样。他有些生气了,对它们说,这么好的吃食,你俩还挑挑拣拣的,你们不就是个猪嘴吗,还以为你们是村主任的嘴!
  说归说骂归骂,郝老三还是回到屋里将自己吃的玉米糁舀了一碗和进了猪食里。这也是之前老婆喂猪时惯用的招数。他一边拌猪食一边说,不管你们在原来的家吃得多么好,可到了我这儿,只有这个条件,你们吃了就吃,不吃就饿着,别给我挑肥拣瘦,我才不惯你们的毛病。
  猪食里拌进了黄灿灿的玉米糁,果然有了吸引力,两个小家伙抢着吃了起来。
  吃完早饭,郝老三准备去新村里转转。一大早他上坡去打猪草时,孙尚才就给他打电话约场子。可郝老三今天去村子里不是去打麻将。凭空地跑来了两个小猪崽子,让他心里有些不踏实,别人的老婆是过不了夜的。这两个小家伙毕竟有些来路不明。他得去打听打听它们的身世,看村子里谁家的猪丢了。
  郝老三的家离新村有三里多路,虽然距离不算太远,可他走起来还是有些费劲儿的。公路只修到新村,从他家到新村还是土路,不太平整。加之他的腿有些问题,走起来就没那么顺当。
  这一年多天气,这条路郝老三还真没少走。可以说,他天天都在新村里晃荡。打麻将、喝酒。有时谁家有事了,也去帮帮忙,但都是些不太费力的活。他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告村主任上。他觉得他的日子过成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毁在村主任身上。
  事情发生在前年。当时,村主任在新村盖楼房。村主任本身就是搞建筑的,自己有一个小包工队,因此,他给自己修楼房时,都是包工队里的人在干。郝老三不是包工队的人,可当时老婆怀孕,他不能出远门干活,就去给村主任说了好话,在包工队里干临时工。每天150元。那时,郝老三身强力壮,又舍得出力,灌浆,砌砖,绑钢筋,样样都行。
  那天,楼房盖到两层高了,郝老三在上面砌砖。到了中午,眼见着快要砌完了,郝老三觉得尿急,他本想加快速度将那点砖砌完了下到楼底去尿的,可憋着憋着,那尿就有些憋不住了。都说是水火无情,这话还真是的。要是郝老三索性放下手里的那点活,下楼去尿了尿,吃完饭了再接着干,也没什么事,村主任也不会说什么的。可郝老三就是想把那点活干完。他就放下手里的瓦刀,解开裤带站在墙上往下尿,反正工地上都是男人,这样的事以前也不是没有干过。
  谁能想到,这泡尿就尿出了事。
  郝老三的那泡尿在半空划了一条优美的弧线,不偏不倚刚好射在前面的电线上,郝老三叫了一声,就从墙头上栽了下去。郝老三还算命大,他从空中坠落时,刚好落在了下面的一堆沙子上。村主任赶紧让人把他送到了县医院。命是保住了,可从此瘸了一条腿。
  郝老三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新村谁家丢了猪。两头猪崽子丢了,不是小事,一定会弄出很大的动静。说不定大家都会丢下手里的事去帮着寻找。村子里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就是丢了一苗针,整出的动静比孙悟空丢了金箍棒还大。可眼前的村子一片平静,和以往任何一天都没有什么区别。村口孙尚才家小卖部门前的麻将桌已支开了,几个人正坐在那里打麻将,四周还围了一圈观战的人。
  郝老三走过去时,有人就问,老三,你今日咋个来迟了?
  郝老三说,这不是有事嘛。
  孙尚才一边打牌一边开玩笑说,狗屁事,是和尚赶道士。老三是这几天输怕了不敢来了,在家里舔伤口呢。
  郝老三哧地笑了一声,不敢来了?就凭你那手气,比那猪蹄子还臭。
  郝老三故意将话题往猪上引。他是想看大家听到猪字后是个什么反应。真有人丢了猪,话题自然就会引到那上面去的。郝老三故意把猪字咬得很重,可大家几乎没有一点反应。这下郝老三的心才彻底放下了。看来那两头猪崽子并不是村里人丢的了。管他呢,只要这两头猪不是村里人丢的,就不会有什么麻烦。再说了,这两头猪是它们自投罗网自己跑到我猪圈的,也不是我偷来抢来的。
  郝老三让孙尚才的老婆给他拿了一包烟,他说早上出来得急,没带钱,先记账。他把烟盒撕开,给每人发了一支,就坐在那里专心致志地看起牌来。就这样一直到了中午快吃饭时,郝老三才猛然想起家里的两头小猪崽子来,便急忙往家里赶。
  远远的,郝老三就听见了那两个小家伙的叫声。它们好像是吵架一样,你一声我一声,长一声短一声的。郝老三刚一上到道场上,就见那个小家伙两只前蹄扒在猪圈的围栏上,好像随时要从那里翻出来的样子。郝老三咳嗽了一声,那个家伙便转过头,眯着眼看着他,两只耳朵一甩一甩的,一副讨好的模样。
  郝老三赶紧将剩下的猪食倒进了猪食盆里。两个小家伙你挤我我挤你地抢着吃了起来。那个大的显然霸道些,仗着自己强壮,一边吃着食,一边就把屁股横过去想把小的挤走,小家伙就一会跑到猪槽的这边吃两口,一会跑到猪槽的那头吃几口, 可怜得就跟个小媳妇似的。
  自从有了两头猪崽子,郝老三的日子有了明显的变化。两张嘴要吃,他不得不每天提着篮子到坡上去给它们打些猪草回来。他将家里以前喂猪用的大木桶找了出来。木桶长时间不用,都有些漏水了,他上山去砍来新竹子,重新给木桶上了箍,又用水泡了几天,把猪食放进去时果然就不再漏水了。猪圈也被他重新修补过,又给猪栏里添加了一些新麦草。他还用竹子做成引水槽,将屋后的那股山泉引到了猪圈边,隔上几天,他就将那两只小家伙放到那里给他们洗澡。
  最初,郝老三也起过这样的念头,把这两个小家伙卖了,两头猪少说也能卖个几百元,喝酒打麻将也能管好长时间。可细细一想,就觉得不妥了,要是别人问他这猪崽子是哪里来的,不就露了马脚了。到时怎么回答人家,说是这两头猪是自己跑到他的猪圈里来的。谁能信?
  是没有人能相信他了。自从老婆死后,他的日子越来越不像个日子了。
  郝老三的腿是看好了,可瘸了。他觉得他成了一个废人,他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干重活了。不能干活,就没有钱的来路。住院的钱虽然是村主任掏的,可误工费和赔偿的事一直没和村主任谈妥。村主任给他1万元,想把这事作个了结。孙尚才给他出点子,说,麻雀在你身上拉一泡屎,你还得用石头扔它一下吧?这事你不能就这么算了。你想想,你好着时,干一天活少说也能挣100元吧?一年多少?十年又是多少?你还有几十年呢。他就用这1万元把你打发了。
  孙尚才虽然因宅基地的事,和村主任有矛盾。可想想他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
  可郝老三的老婆却不想让他闹。那时,郝老三的老婆还在,挺着个大肚子。她说,老三呀,咱别和村主任闹了行不?村主任还真不错呢,你看,出事后,村主任也是想了不少办法,低保呀,扶贫款呀凡能争取的都给我们争取了,做人不能太过分。
  猪崽子卖不了,索性就养着吧。这两个小家伙倒也可爱。虽然不能说话,可从早到晚哼哼着,见了他就眯起眼笑,郝老三的日子不再寂寞了。他又去买了一只小羊拴在了猪圈边,还买了十几只小鸡崽子放进了院子。这些毛茸茸的小家伙像一只只小球在院子里滚来滚去的,院子里的小草一下子也都活泛了起来。
  郝老三不再去新村打麻将喝酒了。他要去坡上打猪草。猪吃不了时,他就放在道场上晒起来,他要为猪们储备够一个冬天的粮食。打猪草时,他就带着那只小羊,等他把猪草打好了,小羊也吃饱了,挺着个圆滚滚的肚子跟在他的身后回家。
  喂了猪,他就搬只凳子坐在道场上,一把米撒出去,鸡们就扑腾着翅膀从草丛里跑出来抢食吃。羊一声,猪一声,鸡一声,满场院的都是声音。郝老三心想,要是老婆在,这日子该多好。
  想起老婆的死,郝老三的心里就像安了个烟囱一样,那恨就烟一样一缕缕地从心底往起冒。
  郝老三刚从医院里回来时,走路得靠拐杖。好在手能动,嘴能动。每天起了床,老婆挺着肚子搀扶着他在道场上走上几圈,锻炼完了,他就搬只凳子坐在道场的树荫下帮老婆择择菜,和老婆说说话。他用篾给即将出生的孩子编了一只摇篮,想着孩子放进摇篮里挂在树枝上摇来摇去的样子,郝老三有种说不出的激动。
  郝老三并不知道,一场灾难正在悄悄地逼近他。
  那天晚上,郝老三睡到半夜,迷迷糊糊听到一阵呻吟声,就惊醒了。他睁眼一看,老婆坐在床上,脸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流。他吓了一跳,忙问老婆怎么了。
  老婆说,我怕是要生了。肚子痛得厉害。
  郝老三赶紧给新村的白医生打电话,白医生的电话却是关机了。他打孙尚才的电话,也是关机。这可怎么办?
  郝老三翻身下床,他对老婆说,老婆呀,你咬着牙坚持一下。我这就去叫白医生。
  郝老三的腿并没有完全好,他瘸着那条腿拼命地向村子跑去。
  郝老三的腿真的不行了,之前,这段路走起来顶多也就十几分钟。这天晚上他跌跌撞撞地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等白医生和村主任他们赶来时,一切都晚了。
  郝老三安埋了老婆和那未及出生的孩子,好像把自己也给安埋掉了似的。他不知道这日子该怎样往下过了。
  那天,他去村上孙尚才的小卖部买东西,孙尚才就说,老三呀老三,难道你的老婆就这样白白地死了么?
  郝老三说,不是白死了,难道还能活过来不成?
  孙尚才说,难道你不觉得你老婆的死与村主任有关系吗?
  郝老三说,我老婆是难产死的。
  孙尚才说,你想想,如果当初不给村主任盖房,你的这条腿是不是就不会瘸,如果这条腿不瘸,你的老婆是不是就不会死。
  郝老三越想越觉得孙尚才的话有道理。他无论如何得去向村主任讨个理。
  后来,村主任找到他说,郝老三,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让我的工程队给你把新村的房子盖起来,这样你就不用再住在老村子里了,然后,你到我的工程队里来,给你安排个事做。郝老三却不同意,人穷志不短,我就是穷死了,我也得争这口气。
  村主任气得直摇头。
  两头猪让郝老三的日子陷入忙碌之中。但日子却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郝老三的屋后有块地,之前,那里一半种粮食,一半种蔬菜,这一年多天气,郝老三忙着去打牌喝酒,忙着去告村主任的状,地一直就荒在那里,里面长满了杂草。现在,郝老三抽空把那块地翻出来,种上了苜蓿。苜蓿既能给猪羊当食料,又能招蜂引蝶。等到苜蓿花开时,他准备再养两箱蜜蜂,他喜欢蝶飞蜂舞那种热闹的样子。
  两头猪崽子一天天长大,那地里的苜蓿也一天天长大,夏天来临时,那苜蓿已旺旺地铺了一地,像一块地毯一样。
  苜蓿花就开了。
 

那段日子,郝老三索性将猪从圈里放出来,和羊一起赶进苜蓿地里。那只羊是母羊,下了两只小白羊。猪黑羊白,他就让它们在苜蓿地里黑一块白一块地吃去。他呢,就躺在苜蓿地里,任太阳晒着,任风吹着。有时候,猪吃饱了,也会卧在他的身边,一边一只,像是两个保镖似的。而那两只小羊,总是不安分,就像是两朵白云似的在苜蓿地里飘来飘去的。他还用苜蓿花给两只猪编了个花环,戴在了它们的头上。看着两只戴着花环的猪那滑稽样,他忍不住笑了。
  郝老三家的猪和别人家的猪相比,长得慢些。别人家的猪是吃着饲料长大的,几个月就长得圆滚滚的了。而他家的猪几乎全吃的是青草,过的是吃糠咽菜的日子,生活虽然苦些,可两个家伙却很健康。那身毛油光水亮,像是焗了油似的。到了秋天,郝老三的两头猪就长到二百来斤。它们不瘦不胖,吃过食,它们会迈着八字步在圈里悠闲地散会步,或是卧在某个角落闭目养神。鸡们有时也会跑到猪圈里,这里刨刨,那里刨刨,寻食吃。
  郝老三现在已喜欢上了养猪了,他又到镇子上买回了两头小猪崽子。他怕两个大家伙欺负它们,就在大圈里隔出了一个小圈,吃食也比大家伙精细些,每顿饭给它们多加一勺玉米糁。他盘算着,等到了年底,把那头大的卖了,把那头小的自己杀了过年。这两头小猪就能接上槽了。
  那天早上,郝老三去猪圈边喂猪,他把猪食倒进猪槽里,那只大猪卧在那里竟然理也不理。只有那个小些的猪,一颠一颠地跑了过来。以前可不是这样。只要听到他的脚步声,两个家伙就会争先恐后地往这边跑。郝老三觉得奇怪。啰啰啰地叫了几声,那只大猪只是抬起头往这边望了一眼,就又低下头去。
  郝老三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跳进猪圈,跑到那头大猪跟前用手一摸,猪浑身滚烫。果然是生病了。郝老三赶紧去将给两头小猪弄的猪食端过来,又给里面加了些玉米糁放到猪的面前,那猪只是用鼻子嗅了嗅,又躺下去了。看到猪这个样子,郝老三竟然有些心疼,他急忙从猪圈里跳出来,准备锁了门去村里把张兽医请来给猪看看。刚要锁门时,郝老三就听到有人叫他。他回过头,见两个人正向他的院子走来。两个人,一个胖,一个瘦,一个高,一个矮。那个高些瘦些的他认识,是驻村的第一书记。而那个矮些胖些的,他并不认识。
  郝老三说,两位领导有什么事吗?
  两个人也不管郝老三有多么着急,看见道场边那棵桂花树下有个石桌,就在那里坐了下来。桂花树正开着花,那香味随着风,一缕一缕地飘。
  胖子说,郝老三,你是不是向上面反映过一些情况?是关于你和村主任之间的一些纠纷?
  说实话,要不是胖子提起这事,郝老三几乎都把这事忘了。
  郝老三说,哦?
  胖子说,这事是耽误了一些时间,这次来,就是专门来了解一下这个情况的。
  郝老三说,哦。
  你的腿是不是因为给你们村主任盖房弄瘸的?
  郝老三的耳朵一直听着猪圈里的动静,另一头大猪和两头小猪在不停地叫着,而那头大猪却是没一点动静。
  你的老婆是不是又是因为你的腿死的?
  郝老三突然感到有点烦,他站起身,说,我的猪病了。
  那两个人听郝老三这样说,先是一愣,然后相视一笑,就没再说什么。
  那头猪只是让郝老三虚惊了一场,并无大碍。打了三天针就开始和另一头猪抢食吃了。
  一进入冬月,隔几天就有猪贩子到他家里来收购生猪。郝老三不明白,他住在老村,离新村那么远,猪贩子怎么就知道他养了猪。郝老三的两头猪看起来并不怎么肥硕,但只要猪贩子们见了那两头猪,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流出来了。他们给出比别人家高出十多块钱一斤的价钱想收购他的猪。
  郝老三把那头大猪卖了。
  卖完猪的第二天,郝老三找到孙尚才,他要孙尚才陪他去乡里一趟。
  那天,是逢集的日子,满街都是人。郝老三带着孙尚才在街上转了一圈又一圈。孙尚才说,你到底想搞什么名堂?直到快中午时,郝老三才把孙尚才带到一个地方,是家摩托专卖店,门口停着一辆红色的摩托。老板见郝老三来了,就迎了出来,指着那辆摩托说,你去试吧。
  郝老三走到那辆摩托前,将他的那只瘸腿一抬就骑了上去,手指轻轻一摁,摩托就像一匹马一样向前冲了出去。                                                                    

                                                  插图  吉日  

           

【作者:芦芙荭】  【发表时间:2021/4/2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和谐陕西网 铜川慈善协会 渭南文物旅游网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国际日报 中国检察网 中国法院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央视网 中国公安 中国文物信息网 太华索道 陕西 西部法制报


网站备案:陕ICP备14008634号-1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地址:中国·咸阳        电话:131-5212-8066       传真:029-33765110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均来自作者投稿和公共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