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丝路情韵》网, 网址:www.siluqingyun.com; www.siluqingyun.cn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丝路三农    魅力西部    国外风情    丝路在线    丝路头条   多彩渭南    法制之窗    廉政文化    丝路百家    军旅故事    公益慈善    秦声秦韵    东盟在线
光影华山    今日华山    人文华山    山水华阴     驴友在线    文化在线    红树林影视   财富人生    企业家风彩    景点推介    旅游世界    军旅在线    杏林风景    农业科技
西部公安    西部检察    西部法院    资源与环保   历史名胜    历史典故    传奇故事    历史名人    艺术精品    社会万象    旅游文化    传统工艺    奇石根雕   民间艺术
华阴政法      摄影家      风光摄影      人物摄影     书画长廊    名人书画      综艺在线      小说       散文       诗歌       剧本      杂文随笔      纪实文学    生活百科
 
   □ 丝路在线
· 西安独居孕妇深夜临盆,警 ..
· 决不能以任何借口推诿拒收 ..
· 西安经过多轮核酸筛查,已 ..
· 刘国中在全省疫情防控工作 ..
· 陕西创建秦岭国家公园获批 ..
· 冰雪之约 中国之邀|跟着 ..
· 陕西通报八起环境违法行为 ..
· 2021年8月“中国好人 ..
· 制造业又一“黑马”:从负 ..
· 讲好黄河故事“母亲河畔的 ..
详细内容
小说​ 兄 弟

     小说

                                      兄   弟 

                                         芦芙荭)

 



        哥哥生病,每个周末,他都开着车从城里回到乡下去陪哥哥。他知道,哥哥得了这种病,日子不多了。或许两个月,或许三个月,之后,他要再想见到哥哥恐怕只有在梦里了。父母去世后,哥哥的家就是他的家。过一段时间,哥哥就会打电话给他,说:“樱桃熟了,回来吃樱桃吧。”“地里的黄瓜能吃了,回来摘些吧。”他总是踏着家里果子和庄稼成熟的节奏回家。其实那些东西城里到处都有,可他却乐意带着家人回去,坐在院子里,坐在静静的阳光里,吃着从树上刚摘下的果子,和哥哥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说话。听到从灶房里传出的噼里啪啦的炒菜声,日子好像一下子就踏实了,心也踏实了。那些日子,他能明显地感觉到,哥哥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有时候,吃完饭,两个人坐在院子里说话,说着说着,哥哥就闭上眼睡着了。他看着哥哥那憔悴的脸,心里有点儿酸。哥哥还不到六十岁,他的头发还黑黝黝的,他清瘦的脸上竟然没有一丝皱纹。如果不知道他有病的话,谁也不会相信他在这个世上的好日子已不多了。那个周末,他回家,还没走进院子,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叫声,接着,一只鸡从院子里飞了出来,正好落在他的面前,他看见哥哥手里提着一把刀从院子里一跳一跳地追了出来。哥哥看见他,一脸欣喜,说:“咱晚上吃鸡汤。”他看着哥哥,心想,哥哥这是怎么了?一点儿不像个病人的样子。吃了饭,陪哥哥说了会儿话,他就回到屋子里。这时,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哥哥。他有些奇怪,说:“哥,有事吗?”哥哥站在门口,突然表情变得有些羞涩,说:“弟弟,今晚能和你睡吗?”他一下子没弄明白哥哥的意思。哥哥说:“我们几十年都没在一张床上睡过了。”他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心想,哥哥这是怎么了?都几十岁的人了还要他陪着睡,就笑着说:“哥,你还是去陪嫂嫂睡吧。我一个人都睡习惯了。”哥哥没理他,脱鞋上了床。被子和床单都是新换的,白天嫂嫂又抱到院子里放在太阳下晒过,热烘烘的,还散发着阳光的味道。小时候,他一直和哥哥睡一张床,两个人只有一床被子,经常为被子争争吵吵,但哥哥总是让着他。特别是冬天,屋里冷,他一上床就把一双冻得冰块一样的脚塞在哥哥的肚子上。哥哥开始不愿意,感觉放在肚子上的不是一双脚,而是一块冰。哥哥就拿手指去挠他的脚板心,挠得他嘿嘿地笑个不停,不得不把脚收回来。可不一会儿,他又把一双脚架在哥哥的肚子上。那时,哥哥总是在穿着的鞋里填上玉米壳来保暖,他喜欢抱着哥哥那带着玉米壳香味的腿入睡。有时候,他也觉得奇怪,不明白为什么哥哥的脚心总是热乎乎的,而他的脚总像块冰坨坨。他记得,有一次,哥哥和父亲要去另一个村走亲戚,他闹着也要去,最终父亲答应了。他怕早上自己睡不醒,父亲和哥哥偷偷走了不叫他,于是他半夜偷偷把哥哥的鞋藏了起来。哥哥就这一双像样一点儿的鞋,没有鞋哥哥就走不了亲戚。几十年过去了,两个人重新又睡到一张床上,他感到了一种不适和陌生,那是一种熟悉的陌生。他先是把腿试探性地往哥哥身边靠了靠,他想让自己的腿去嗅嗅那还是不是以前的那个味道。这时,他发现哥哥的腿也在往他腿边贴,紧张而惶恐,就像两个刚谈恋爱的人都带着几分羞怯、几分好奇、几分试探,还有点儿偷偷摸摸的意思。他希望找到曾经的那种熟悉的感觉,还有那种熟悉的玉米壳的味道,当两只腿触碰到一起的瞬间,他却什么感觉也没找到。时间冲淡了一切,记忆也有些苍白了。都老了,他想,现在两个人的腿架在一起就如同枯朽的柴。有好长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他的心猛然跳了几下,哥哥不会就这样走了吧?他伸手将哥哥的一只脚抱在了怀里,然后弯起指头在哥哥的脚板心挠了一下,又挠了一下。窗外起风了,树叶发出哗哗的一片响。有一阵,院子里的狗突然叫了几声。世界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了下来。



【作者: 】  【发表时间:2021/5/1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和谐陕西网 铜川慈善协会 渭南文物旅游网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国际日报 中国检察网 中国法院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央视网 中国公安 中国文物信息网 太华索道 陕西 西部法制报


网站备案:陕ICP备14008634号-1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地址:中国·咸阳        电话:131-5212-8066       传真:029-33765110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均来自作者投稿和公共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