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丝路情韵》网, 网址:www.siluqingyun.com; www.siluqingyun.cn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丝路三农    魅力西部    国外风情    丝路在线    丝路头条   多彩渭南    法制之窗    廉政文化    丝路百家    军旅故事    公益慈善    秦声秦韵    东盟在线
光影华山    今日华山    人文华山    山水华阴     驴友在线    文化在线    红树林影视   财富人生    企业家风彩    景点推介    旅游世界    军旅在线    杏林风景    农业科技
西部公安    西部检察    西部法院    资源与环保   历史名胜    历史典故    传奇故事    历史名人    艺术精品    社会万象    旅游文化    传统工艺    奇石根雕   民间艺术
华阴政法      摄影家      风光摄影      人物摄影     书画长廊    名人书画      综艺在线      小说       散文       诗歌       剧本      杂文随笔      纪实文学    生活百科
 
   □ 丝路在线
· 西安独居孕妇深夜临盆,警 ..
· 决不能以任何借口推诿拒收 ..
· 西安经过多轮核酸筛查,已 ..
· 刘国中在全省疫情防控工作 ..
· 陕西创建秦岭国家公园获批 ..
· 冰雪之约 中国之邀|跟着 ..
· 陕西通报八起环境违法行为 ..
· 2021年8月“中国好人 ..
· 制造业又一“黑马”:从负 ..
· 讲好黄河故事“母亲河畔的 ..
详细内容
郝中这个人

                 郝中这个人

                                     (芦芙荭) 

       还是说说郝中吧。怎么说呢,在我的印象里,郝中总是行色匆匆很忙碌的样子。比如说你和他一块儿走路,你是不能打马虎眼的,你稍一走神,再回头时,也许他早没了踪影。我们和他开玩笑说,你谈恋爱时丢过女朋友没?你女朋友要是和你一块儿散步,十个怕都丢了。郝中的儿子上小学时曾写过一篇作文,题目叫《我的父亲》,这孩子还真聪明,他笔下的郝中生动而形象:我的父亲是个急性子,我和他一块儿上厕所,他大便,我小便,我的尿还没尿完呢,他就提着裤子走出了厕所。急性子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比如郝中,当初他和秋小晚谈恋爱时,就省去了繁琐的过程。他就像一首没有序曲、没有过渡的歌一样,音乐一起,就直奔高潮而去。那时,郝中在县运输公司开车,开一辆老式的解放牌油罐车。他的车在公路上跑的时候,屁股后面总是烟雾冲天,那样子仿佛是一条尾巴上点了鞭炮的狗。有一次,朋友拉着郝中去县剧团看戏。郝中喜欢那种打打闹闹的武戏,一听见演员在台上咿咿呀呀地唱,他就没了耐心,东张西望地想找点儿热闹。这一东张西望,郝中的目光就被台侧乐队里那个弹琵琶的女子吸住了。那女子长得眉清目秀,特别是那长长的头发,被一条丝绢轻轻拢住,再从左肩前斜披下来,真如行云流瀑一样。当下,郝中就一眼认出了那女子是他上小学时的同桌,他差一点就喊出了她的名字——秋小晚。郝中上小学时,一到夏天,中午就得在学校午休。有一次,他和秋小晚分别睡在属于他们的桌子和凳子上,不知哪个可恶的家伙,在他们睡着的时候,竟然解下了郝中的裤带,用它将秋小晚的两根发辫绑在了凳子腿上。起床铃响起时,秋小晚因为发辫被绑在了凳子腿上,怎么也起不来,而郝中却揪着他的裤腰,满世界地寻找他的裤带。这个意外的发现,让郝中一下子兴奋起来。第二天,郝中就给秋小晚寄去了一封求爱信。郝中的求爱信是这样写的:秋小晚,我喜欢你,如果你觉得行的话,就到运输公司来找我坐车吧。这是郝中平生第一封求爱信。他将信一发出去,就时时刻刻地盼着秋小晚来找他坐车。他不出车时,就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待在运输公司的大门口,等着秋小晚的到来。连同上厕所他都是急急巴巴的,生怕秋小晚真的来找他而找不到。过了几天,没想到秋小晚真的来找郝中坐车了。也不知秋小晚是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她对郝中那封信的默许,还是她真有事要坐车。秋小晚是和她的姑妈一块儿来的,说要陪姑妈去省城办事。郝中当时那个高兴呀!他连忙将车门打开,让秋小晚和她的姑妈坐进了驾驶室,一踩油门就超过了好几辆车。车行到半道的一座山顶时,突然熄火了。郝中说对不起,车坏了。他让秋小晚的姑妈踩着刹车,就拉着秋小晚下车去帮他修车。秋小晚和她姑妈谁都没有想到这是郝中的一个阴谋,一个狠命地用脚死死地踩着本就不用踩的刹车,一个就这样随着他钻进了车底。郝中就这样在秋小晚姑妈的眼皮下,在车底下把秋小晚变成了他的媳妇儿。日子就像郝中做事一样匆匆地飞着往前过。郝中和秋小晚匆匆结婚后,匆匆有了一个小孩。接下来,孩子就匆匆地长大了。郝中依然开着他的车东奔西跑地挣钱养家糊口,秋小晚却像弹她的琵琶一样,很有节奏地操持着家务。郝中虽然做事潦草些,对秋小晚的爱却是越来越深、越来越烈。只要他出车回来,不管多晚,也不管多累,一进门他就抱着秋小晚温存一番。之后,就一股脑地将他给秋小晚带的吃的穿的摆满一床,让秋小晚一一过目。秋小晚有时也怨郝中性子太急,做起事来,就像行军打仗一样,可一看到疲惫地躺在床上嘴角还挂着微笑的郝中,想到郝中对自己的疼爱,心里的不满也就烟消云散了。是呀,一转眼郝中都奔五十了,秋小晚曾劝郝中,不要他再出车了。可郝中却说,等儿子大学毕业了,等把买房子的钱还完了,就不出车了,回来好好陪她,天天给她做好吃的,天天晚上陪她散步,给她洗脚。这样的好日子,郝中最终还是没等来。那天,郝中出车回来打开屋子门,当他扬着手里给秋小晚买的东西,等待秋小晚温暖的一抱时,却见秋小晚身子歪斜地躺在客厅的地上。他手忙脚乱地将秋小晚送到医院里,医生告诉他,秋小晚脑出血了,梗阻了,半身不遂了。也就是说,秋小晚那只曾经拨弹琵琶的纤纤小手,从此将僵硬地立在那里动不得了。儿子正在为他的工作忙着,是靠不住的。一切只有靠郝中。郝中终于不出车了,单位考虑他的情况,给他安排了闲点儿的工作,让他能照顾秋小晚,只是工资比不得从前了。尽管郝中性子急,但在一个病人面前,他还是学会了细心,每天给秋小晚吃了药,他会给秋小晚做做按摩,再扶着她到外面转转,做些力所能及的锻炼。他坚信秋小晚在他的细心照料下,会重新站起来。最初,秋小晚的手还能上下动动,说话语速慢一点,还能听得清;扶着她,她还能坚持围着小区的房子转一圈。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秋小晚的病情越来越重了,她只能躺在床上,吃饭喝水得郝中去喂,拉屎撒尿要郝中去帮。她的眼睛虽然还一闪一闪地亮,可她只能用动物般的号哭来表达情感了。一晃五年,亲戚朋友们觉得郝中日子过得太凄苦,就劝他再找个女人,一来帮帮他,二来也好有个搭伴说话的人。郝中想了想答应了。可是,一连见了好多个都没有成功。不是人家听了他的情况打了退堂鼓,就是郝中觉得对方达不到他的条件。郝中的条件说起来很简单,那就是要细心。这天,又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郝中去见了,对方对他也挺满意的,愿意和他一起照顾秋小晚,郝中也觉得这人还不错,一切看起来似乎水到渠成了。两人准备再喝一杯茶就一块儿去郝中家看看,就在那女人拿起茶壶给郝中添水时,却发生了意外,郝中看见那女人端着茶壶,水没倒进茶杯,壶盖却跌落在桌子上,郝中看着在桌子上骨碌碌旋转的壶盖,说了声对不起,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选自《百花园·小小说原创版》2009年第5期 

【作者:芦芙荭】  【发表时间:2021/9/2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和谐陕西网 铜川慈善协会 渭南文物旅游网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国际日报 中国检察网 中国法院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央视网 中国公安 中国文物信息网 太华索道 陕西 西部法制报


网站备案:陕ICP备14008634号-1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地址:中国·咸阳        电话:131-5212-8066       传真:029-33765110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均来自作者投稿和公共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