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丝路情韵》网, 网址:www.siluqingyun.com; www.siluqingyun.cn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丝路三农    魅力西部    国外风情    丝路在线    丝路头条   多彩渭南    法制之窗    廉政文化    丝路百家    军旅故事    公益慈善    秦声秦韵    东盟在线
光影华山    今日华山    人文华山    山水华阴     驴友在线    文化在线    红树林影视   财富人生    企业家风彩    景点推介    旅游世界    军旅在线    杏林风景    农业科技
西部公安    西部检察    西部法院    资源与环保   历史名胜    历史典故    传奇故事    历史名人    艺术精品    社会万象    旅游文化    传统工艺    奇石根雕   民间艺术
华阴政法      摄影家      风光摄影      人物摄影     书画长廊    名人书画      综艺在线      小说       散文       诗歌       剧本      杂文随笔      纪实文学    生活百科
 
   □ 丝路在线
· 西安独居孕妇深夜临盆,警 ..
· 决不能以任何借口推诿拒收 ..
· 西安经过多轮核酸筛查,已 ..
· 刘国中在全省疫情防控工作 ..
· 陕西创建秦岭国家公园获批 ..
· 冰雪之约 中国之邀|跟着 ..
· 陕西通报八起环境违法行为 ..
· 2021年8月“中国好人 ..
· 制造业又一“黑马”:从负 ..
· 讲好黄河故事“母亲河畔的 ..
详细内容
世事如棋

                                                世事如棋

                                                                     (王银虎)





围棋,我会下。但杀败我的棋手多,被我杀败的棋手少。不过,所有杀败我的棋手,我都见证过他们被打败,且比赛全是我积极主动义务组织的。我不像那孟获,一次次打不过人家诸葛亮率领的蜀军,偏还要一次次重整旗鼓屡败屡战,直至被七纵七擒,方才垂头丧气彻底服气。我学的是孙悟空,打不过对手就另请高明,直至取得令人满意结果,成就自己的事业。


初学棋,两室友杀得难解难分

忙指点,二师父拼个你死我活


学会下围棋,是大学最后一年。时值1989年春夏之交,社会动荡,班上同学临近毕业大都人心惶惶,只有个别人心如静水埋首书斋研古经。其余人,有的忙着找关系寻门路总想分配到好单位,有的醉于谈情说爱定终身,有的趁机游山玩水走四方,还有的吆五喝六聚在一起喝酒打牌。


上午,人去楼空的宿舍里常常就留下我和蒲城县的徐洪新。徐洪新是个先声夺人之主,好为人师,总以为别人啥也不懂,凡事都要讲解几句。戴副金丝大眼镜,着一身蓝西服套装,蹬一双锃亮的棕色皮鞋。提前到班辅导员处报了到,可能做了一番施政演说,被内定为班长。我拜见班辅导时,班辅导夸我的高考作文写得好,我这才知道高考卷子班辅导看到了。他问我中学时当过啥干部,我说副团支书。他问我敢当团支书吗?我说:“敢!一定要干好,也一定能干好!”他说:“好,要的就是这样的态度!”


班辅导在班上第一次点名,点到徐洪新时,他咚地一声站起来,前鞠一躬,又后转身鞠一躬。其世故之态,全班同学为之哗然,真是没有想到,一般人也做不到。我们二人同处一宿舍,大一时为班里搭档,他为班长,我为团支书,把班上的文娱活动搞得有声有色。后来渭南一帮擅于歌舞运动的同学占了上风,把我们挤下台,我俩便任由他们作为,教室图书馆读书之余,躲进宿舍,展开棋枰,厮杀一番。


那棋枰和黑白棋子都是塑料的,是徐洪新借富平县物理系李友盈的。李友盈身材中等,面庞清秀,却是个络腮胡。每天虽然刮得勤,怎奈嘴周、下巴核上黑茬照样明显。和徐洪新初下棋当然是小儿科,略懂什么“金角银边草肚皮”,一开始就角力对攻,常常从角杀起,两三子一拐,直至对角,在棋枰中间对角线位置弯弯曲曲垒砌起一道防线来,宛若棋枰长城。第二阶段就是先手一方在对方防线腰部,找几处破绽,分别斩断、左冲右突。若能打出一片根据地求得活命,便是成功。最后阶段是争官子。初扭羊角直到死,一盘棋输赢即定。后来水平就同步提高。一方提前布子设救,另一方随机应变有针对性地着子拦截。常常杀得天昏地暗,难解难分。


李友盈看我俩兴趣大,就索性将棋盘棋子赠送给了徐洪新,并在徐洪新多次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予以关键指点,使之反败为胜。这令我很恼火,也很着急。听说同级物理系的乡党管佳和也会下围棋,我就特邀他来指点我和徐洪新对弈。管佳和肤色黑而身材高,眼睛小而头发长,一看就是个讲究衣着、风流倜傥之人。经他一指点,我的胜率大增,兴趣大增。真心感谢他的话,我说了一遍又一遍,并不重复。他也深受感动,当即回到自己住处,拿来一本《围棋入门》赠送给我。看了书,我才知围棋竟有32法,并各有定名,什么打、捺、挟、拶、扑、持、征,什么立、飞、行、冲、刺、尖、顶,什么粘、点、断、劫、绰、约、松,还有什么札、觑、门、聚、跷、勒、杀、盘、薛。有了理论指导,我的棋力有了质的飞跃。徐洪新只是翻了一下入门书,登时显得和我差距很大。


我洋洋得意,徐洪新沉默不语。我原以为他服了,没想到他请李友盈和我直接搏杀。李友盈也心痒难忍,一直没有露一手的机会,这次逮住机会,当即抹袖解扣,赤膊上阵,将我杀得丢盔弃甲,狼狈不堪。我每输一场,徐洪新就在边嘿嘿嘿笑一阵,那坏笑之声特别刺我的耳。


比赛之余,宿舍里只留下我二人时,我站在架子床间过道上,指着躺在床上、双手垫头枕被子、大腿翘在二腿上的徐洪新说:“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我也是有师傅的人,我叫我师傅来收拾你师傅!”


徐洪新竟嘴唇上翘,左手一摆,不屑一顾:“你师傅他棋不行,他下不过我乡党李友盈!”


我回击道:“你师父他不像我乡党有理论功底,你看人家把围棋入门都给我了,人家早入门了!”


那徐洪新有次竟当着我师傅的面挑拨:“管佳和,我怕你下不过李友盈吧?人家是准备考段位之人啊!”


我师傅涵养自然也不够深,竟当即头往左上扬了下,毫不示弱地笑着说:“他的棋力不行,招不住我几下!不信你问他敢上吗?!”


此话迅速传到李友盈耳里,他也忍不住了,当即反唇相讥:“他是个吹山,棋力并不咋的,你们别信他的话!若不信我的话,我可以和他战几盘!”


经过我俩一番撺掇,两位师傅终于同意直接较量了。


这天上午,天气不阴不阳,温度不热不凉。宿舍里围满了风闻比赛干脆放弃外出专门前来观战的同学。真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富平、蒲城的同学都说李友盈会赢,合阳、韩城的都说管佳和能胜。棋赛尚未开始,观众先形成两种倾向性意见,进而形成两股地域性势力,互不相让,个别情绪激动的同学竟因此争得脸红脖子粗。


赛场就在我们宿舍窗台边,两边是双层架子床,中间安放着一张红条桌,桌上平铺着塑料棋盘。管佳和竟然上了发油,头发显得黑亮黑亮的。他拿来了自己的玻璃棋子,下起来砰然作响。我住西边,就拉乡党管佳和坐在了这边。李友盈的胡须刮得比往日更净,还换了新衣,是一件麻麻色格子呢西服。天气这时有些热,他顺手脱了西服,就势坐在了徐洪新的东边床沿。围观同学鸦雀无声,定睛观看。多数同学并不懂围棋,只是特别关注比赛结果。


第一盘,管佳和抓了把单数棋子,执黑先下。双方你来我往,下得飞快。下完一数棋子,管佳和胜二又三分之一子。管佳和紧绷的脸登时放松舒缓了下来,而李友盈的面色则黑中透红。


第二盘,李友盈占得先手,到处占角压边,先入为主。少时完棋,经盘点,李友盈长了三又四分之一子,长出一口气,黑脸变白,抬头环视了一番,似乎在给他的支持者以暗示。管佳和脸上的汗珠登时渗了出来,连忙将汗衫上的纽扣又往下解开了一个。


旁边看的人议论纷纷:“真是旗鼓相当!谁先谁赢,谁后谁输!就看这第三局,谁能获胜!”


下第三盘时,管佳和又得先机,执黑先着,这回明显谨慎了许多。李友盈也有了思想负担,说天热气闷的,让把宿舍门打开通个风。有人照办了,人群中间也闪开了一个缝隙。管佳和眉目间的笑意逐渐隐隐显露,李友盈的应着变得越来越慢,最终李友盈中盘投子认输,转身离去。管佳和被大家簇拥着到商店里去买瓜子、糖和汽水。


后来,李友盈和管佳和私下还比赛过几次,李友盈输少赢多,挽回了些许面子,但终究没有那次公开比赛取胜更令人光彩。再后来,我们就毕业了,那年全国应届毕业生的政策是一律下基层,我就被分配到家乡的百良中学里当老师。同时分配来的竟有9人之多,大家你争我创,比学赶帮,学校里一时一派新气象。


回归古有莘国,合阳境内无对手

瞻拜圣寿寺塔,百良中学挫锐气


1990年暑假,在“古有莘国”的合阳县城文化街上邂逅管佳和,提起昔日辉煌事,他欣然慨叹道:“回到咱合阳,竟然遇不到围棋对手啊!遇到的全是赌场高手,如今输得一塌糊涂,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


原来他被分配到坊镇职业中学教书后,因生源短缺,经常闲着无事,与一帮青年教师整天钻进校园西北角一男同事房间,打麻将、码花花牌、扯金花,赌得天昏地暗。到该校之前,有个男青年教师扯金花时“黑得残”。自从他到了该校,从不服输的他比那人“黑得更残”,结果当然是输得更惨,直至媳妇离婚,他也未收手,继续捞着,边捞边输。


我说:“我们学校有几个同事会下围棋,有两个陕西师大毕业的经常在一起切磋,下得特好,我根本下不过。你走,跟我到百良中学去,把那两个教育一下,顺便也给咱们母校争下光。”


管佳和怅然若失,仰天慨叹:“我输得身无分文,连搭车的路费也没有啊,还去参加什么下棋比赛?!”


我看他面露难色,急忙打包票保证道:“你放心,来回路费我管,管吃管住,你现在也没事,走吧走吧!”


管佳和笑了:“我本不想去,鉴于你执意邀请,走就走吧,权当给你挣个面子!”他左手将额前头发往上一捋,右臂往北一挥道:“走!”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感动得我热血沸腾,差点热泪盈眶。


百良镇是个古镇,居合阳县东北角,处黄河西岸、五里坡东,北接韩城,南北各一条深沟横向阻隔,地形西高东低,状如半岛。百良中学位居百良街道北端,校园正中巍然屹立着一座13层31.73米高的唐代砖塔。那两个整天聚在一起鏖战的陕师大毕业教师就住在唐塔下不远处。


见到他俩时,二人正战在一起。两人和我同龄皆属马,高中时是我同学,现在成了同一战壕的战友。邋里邋遢的叫成新建,衣着讲究的叫王小斌,两人呆在一起,直显得高矮黑白亲丑分明,适于说相声。双方略事寒暄,即行开战。那棋盘棋子据说是奖品。王小斌竟先迎战,我心内略有不乐,心想:何苦自认倒霉,甘受败绩!没想到,王小斌竟然击败了我师傅!我看师傅管佳和脸色依旧,知道师傅倒不在意,便促促成新建应战。又一个没想到:第一局,师傅的一条大龙被揪住,最终只剩一口气断了活路,师傅中盘弃子认输。第二局,勉强下到最后,还是师傅惨败。


败后,管佳和坐在椅子上连喝两杯刚才没顾上喝的茶水,徐徐感叹一番:“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一日练、一日功,一日不练十日空。刀不磨要生锈,人不学要落后。你们天天在一起切磋,棋力同长。我久不摸棋,功夫大废了!”说完,出门远远对着寿圣寺塔拜了拜,无心游览校园,不愿一起吃顿饭,直接选择开溜。我自然送到了班车上,买了车票,塞给他一盒烟。挥手目送他离去后,急忙返回学校。那二人见到我,哈哈大笑。王小斌说:“我还以为你请来多高的一个高手,其实连我也下不过!”成新建说:“我上学时在陕西师大的一次围棋比赛中获得过第八名呢!”言外之意很明显,我师傅无名啊!我也无奈啊,师傅不争气,徒弟脸无光?!后来随着坊镇职业中学撤往县城,我和管佳和失去了联系。成新建从此成了我心目中围棋高手的代名词。


进军县城,马失前蹄遇敌手

挑战渭南,兵败方知天外天


三年后,我弃教从政调到了县城,和成新建还常联系。


同一单元楼上有个天生赌才刘伏蒙,下象棋,打麻将,捉麻子,无往不胜,还会下围棋。那棋盘棋子是石头的。我和他战了几番,屡有败绩,遂又生了叫成新建教育他的心。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日成新建到县城来找我,我便拉上他去见刘伏蒙。刘伏蒙却叫了个小伙,并让小伙先上。结果成新建两条大龙疲于奔命,最终被围堵而死,彻底败北。和刘伏蒙对弈,又连败两局。成新建说他要去黄龙跑妻子调动事,心绪不宁,竞技状态不佳,怏怏而去。


我问那小伙情况,刘伏蒙傲气十足地告诉我:“这是目前合阳县唯一的围棋国手,有段位,一段!听你吹过你同学曾在西安高校比赛中获得过名次,我不敢大意,才叫了国手来。”我似有所悟,每一次比赛的胜利者,无不是重视比赛的人!


后来听成新建说,他那次比赛后到了黄龙县城,顺利找到那个有实权而热心的乡党,办对了妻子的调动事。几年后,成新建招聘到渭南市瑞泉中学去了,先带去了妻子,后带去了老父亲,从此不常回家乡了。偶尔见个面,也不再提下围棋事了。


人生万变皆有因,世事如棋局局新。一晃二十年过去,后来听知情人说,刘伏蒙在合阳找不下对手,就常常去渭南、西安寻找战场,结果在渭南一次投入大赌注的较量中惨败,彻底认输,从此蛰居合阳,苦苦修炼。前年,我到刘伏蒙单位,看到他迷着打游戏,许多项都取得了很高的级别。我为之震惊:好精力旺盛之人!其笔记本扉页竟抄录着采芹生《行棋》诗:


烂柯一梦欲何求,凌厉行棋落子柔。

枰上无言驱虎豹,胸中有计走貔貅。

倚天自视枭雄首,落地多为壮士头。

对弈诸般如世事,心闲气定是良谋。


回想30年3场比赛,我亦多感慨:


一场比赛几春秋,当年才俊白了头。

人上有人天外天,如今何人搏激流?




王银虎,陕西合阳人,1989年大学中文系毕业,从教3年,从政4年后从警至今,现为合阳公安文联主席,在报刊网络发表作品200余篇,2016年与兄弟五人合著散文集《扯片阳光给父母》。



【作者:王银虎】  【发表时间:2022/1/14】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和谐陕西网 铜川慈善协会 渭南文物旅游网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国际日报 中国检察网 中国法院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央视网 中国公安 中国文物信息网 太华索道 陕西 西部法制报


网站备案:陕ICP备14008634号-1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地址:中国·咸阳        电话:131-5212-8066       传真:029-33765110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均来自作者投稿和公共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