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丝路情韵》网, 网址:www.siluqingyun.com; www.siluqingyun.cn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丝路要闻    魅力西部    国外风情    丝路在线    丝路头条   多彩渭南    法制之窗    反腐打黑    丝路论坛    军事瞭望    公益慈善    秦声秦韵    东盟在线
光影华山    今日华山    人文华山    山水华阴     驴友在线    文化在线    红树林影视   财富人生    企业家风彩    景点推介    旅游世界    军旅在线    杏林风景    农业科技
西部公安    西部检察    西部法院    资源与环保   历史名胜    历史典故    传奇故事    历史名人    艺术精品    社会万象    旅游文化    传统工艺    奇石根雕   民间艺术
华阴政法      摄影家      风光摄影      人物摄影     书画长廊    名人书画      综艺在线      小说       散文       诗歌       剧本      杂文随笔      纪实文学    生活百科
 
   □ 丝路在线
· 徐新荣当选陕西省政协主 ..
· 乾县连续三年获评农业 ..
· 优化落实疫情防控新 ..
· 自信自强 守正创新 踔厉 ..
· 华山景区开园通告 ..
· 中共陕西省委办公厅关于开 ..
· 共建网上美好精神家园—— ..
· 教育部关于人民教育出版社 ..
· 新华全媒+|第六届丝博会 ..
· 陕西女工程师举报污染 ..
详细内容
一棵生长在秦地的树 穆涛印象


                    一棵生长在秦地的树   穆涛印象

                                                                                              文 | 高亚平

      记不清是谁说的,人之相遇相知亦有时焉。譬如茫茫天宇中的两颗星星,大多数情况下,不得相见。即使偶尔见到了,也会擦肩而过。但也有例外,见到了,且撞出了火花,此后便不可分离。我和穆涛兄的交往,应该算是后者吧。屈指算起来,差一年,我们俩认识就三十年了。而人的一生,又有几个三十年呢。

是1993年的秋天吧,我去市文联找朋友闲谝,不期遇到了刚从河北石家庄调到西安市文联美文杂志社工作的穆涛。那时,市文联还没有搬迁到北郊,还在大莲花池街莲湖巷办公。莲湖巷的东南西面全是鳞次栉比的民居,民居皆为青堂瓦舍,鲜有高楼大厦。而它的北面一墙之隔,则是著名的莲湖公园。莲湖公园和兴庆公园、革命公园鼎足而立,号称西安市三大名园。它的历史比兴庆公园还悠久,系明代朱元璋次子朱樉借其高低不平地势,引通济渠水建造而成,是王府花园。1916年辟为莲湖公园,距今已有百余年历史。园中树木蓊郁,且有大面积湖水。湖水里可荡舟,湖边则广植莲藕。夏日,湖水荡漾,莲叶田田,荷花绽放,香飘数里,闹中有静,静中有幽,很是惹人喜爱。我那时在西安的一家报社工作,报社距莲湖巷不远,也就两站路,骑自行车,十分钟即到。因有朋友在那里,便时常过去玩。莲花公园也是常去的地方之一。我和穆涛就是在莲湖巷相识的。说起我和他的初识,还颇为有趣。文联是个清闲单位,在此工作的人,大多好读书,好酒茶,好闲谈,好下棋,好打牌。我和穆涛兄就是在牌桌上认识的。那天的牌局,好像是诗人关雎组织的。穆涛兄那次是大胜,以致多年后,每每提及此事,他还津津乐道,得意不已,嘴角挂出一丝坏笑。是笑我们牌技不精,还是别的什么,不得而知。那天打完牌后,已是黄昏时分,关雎先生就住在市文联,家中有饭。另一位有事先走,我俩则去了莲湖公园东门旁边的一家小饭馆喝酒。穆涛那时三十岁,我刚二十九岁,正是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年龄,几杯老酒下肚,彼此之间瞬间就拆除了栅栏,成了朋友,有了相见恨晚之意。小酌间得知,穆涛是贾平凹先生为了办美文杂志,特意从河北长城杂志社“挖”过来的,不觉就对他起了敬意,心里暗想,这么年轻,即被贾先生相中,那该是多么厉害的角色呀。事实上,穆涛那时已在文坛上小有名气,不但有散文集行世,还在很多大刊上,发表了很多散文、小说,且很会编杂志。不过,这些都是我后来从别的朋友口中获悉的。那晚我们都喝多了,脚下有些发飘。他回了市文联,我则骑着自行车回了小北门外的家。自此,我们就相识了,来往上了。

穆涛兄给我最初的印象是儒雅,是谦谦君子,有书卷气。是豪放,是赳赳豪客,有侠义气。这看似矛盾,实则并不矛盾。在他的身上,是一种有机的统一。穆涛兄好读书,好属文,且又是文学编辑,长期浸淫文字中,其身上自然郁郁乎文哉,有一种书卷气。反映在日常生活中,就是一种静穆和睿智。尤其在闲谈中,妙语连珠,时有高论发出,语惊四座。而在饮酒和急朋友之义上,则有古游侠之风,是击筑高歌,是万难不辞。这也难怪,穆涛是河北人,河北古属燕赵之地,燕赵自古多慷慨之士。而要我说呢,穆涛则更像一棵树,是自愿的由燕赵之地迁徙到秦川大地的一棵树。而迁徙来时,已是玉树临风,枝叶繁茂,树高于屋了。“种来松树高于屋,吟到梅花瘦似诗。”说的大约就是穆涛彼时的状态吧。不过,穆涛是自己把他这棵树,由河北重新种到秦地来的。而且种下后,就再没有挪窝,一长就是数十年。且还会继续生长下去,直到根深叶茂,树冠遏云。

说到穆涛的爱好,我以为,他的第一爱好应是读书。这也许是很多作家的一个共同爱好吧。穆涛这半辈子究竟读过多少书呢,我说不清楚,大概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不过,从他平日的言谈和作文中,或许能窥到一二,这就是广博。我在日常的生活中,也喜欢看书,但和穆涛一比,简直不值一提。我不但没有他涉猎的多,涉猎的杂,而且还没有他专。因为这么多年和穆涛兄相处一直甚洽的缘故,我时常去他的办公室和家里,办公室自不待说,家里的书架则高及楼顶,书桌上、沙发上则到处堆放着书籍,简直可称为书肆。我曾着意浏览过他的藏书,发现中外著作多有,中国的文史经哲尤多,而最多的则是古典文学类的作品,尤其是先秦两汉的著作,可称为繁富。我喜欢孙犁先生的作品,对他的文章是一读再读,尤喜读他的《书衣文录》。我时常惊讶于孙犁读书的博杂,许多我闻所未闻的书,他都读过,且写有很好的读书笔记。我常奢望着,穆涛哪天也能把他的藏书,把他读过的书写一写呢。若写出来了,那一定是一本很有趣的书。

穆涛的另一个爱好,自然是属文了。我一直以为,一个好的文学编辑,也应该是一位好的作家。原因呢,无他,天天接触文字,耳濡目染,技痒难熬,肯定会一试身手的。这一试,也许一位优秀的作家就横空出世了。放眼目下的中国文坛,好多著名的作家,他们的职业不都是编辑么。当然,也有编而不作的,一如孔夫子之述而不作,但这是少数。我喜欢读穆涛的文章,他的文字机敏、睿智、敦厚,且不失幽默。尤其是他的随笔,这一特点更加的突出。我曾读过他的《放心集》《俯仰由他》,这是他早期的两本随笔集,行文之流畅,看问题之透彻,让我惊异,亦令我害怕,也就三十岁左右的年龄,竟能写出如此老辣的文字,且对世事洞悉的那么明白,莫不是灵狐转世么。譬如,他写《向方英文同志学习》一文,单论题目,就令人耳目一新。而文字更是亲切中透出风趣,将作家方英文写得活灵活现。文末却荡开一笔,即向方英文同志学习可以,但若学坏了,他可不负责任。不由让人莞尔。朋友间的那种莫逆,让人神往。

在平日的交往中,穆涛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就是一个编辑。”他把自己放的很低。我知道他是自谦。其实,他内心里比谁都明白,他也是一位好作家。他只是嘴上不说而已。单从他近十年在文学上取得的成就,即可证明我言之不虚。他的散文集《先前的风气》,2014年斩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散文杂文奖,即可很好地证明他的创作实力。事实上,他在获鲁奖之前,已获得了很多荣誉,诸如陕西省双五文学奖、郭沫若散文奖、炎黄文学奖、冰心散文奖,2014年度中国好书奖等。这单是从文学创作上说的,若从专业和工作上来说,他还是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陕西省“四个一批”人才,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西安市委、市政府授予的首届“西安之星”获得者。这些荣誉,随便拎出那一个,都是响当当的。足见穆涛兄平日工作努力的程度。

穆涛兄近几年在编刊之余,多有著述,且偏于研究和历史文化散文的写作,这也许和他的另一个身份有关。穆涛现在除了是《美文》常务副主编外,还是西北大学文学院博导,要教书育人。而要当博导,没有学术专著咋成?这便促使他在先秦两汉文化研究上下功夫,尤其对《左传》《春秋繁露》《淮南子》《史记》《汉书》《后汉书》的研究上,卓有建树,这从他的一系列文化散文《主气与客气》《汉代的一国两制》《在汉代,文学意味着什么》《酷吏的隐患》,以及专著《班固年谱》中,即可窥见一斑。他的这些文章也和其他作家的文化散文不同,而是更重视史料,更重视考证,披沙拣金,力图从史料的研究中,得出新观点,有所新发现,这便很难得。穆涛在研究上所下的功夫是惊人的,有时简直让我瞠目。我和他闲聊时,他甚至能一个不拉说出秦代所设三十六郡的郡名;汉代有多少皇帝,每一位皇帝所用的年号,在位的时间等,且毫厘不差,这不能不令我叹服。

我是喜酒的,穆涛兄也是喜酒的,源于这一共同的爱好,我俩无事时,常喜欢凑到一块小酌。说是小酌,其实每次都是放开大喝,不喝到晕乎,不算结束。在酒场上,穆涛兄起初还是斯文的,矜持的,待到三杯酒下肚后,躲藏在近视镜片后的一对眯眯眼,立马放光,脸色也渐渐活泛起来,似乎是换了一个人一般,瞬间化身为李太白。说话间,他已给在座的每位朋友敬过一轮酒了。这还只是开始,待到酒宴中场,酒至半酣,逸兴遄飞时,穆涛兄往往会端起一分酒器酒,和善饮的好友,来一个“令狐冲”。那种豪气,尽显出燕赵之士的慷慨风流。我常常惊叹于穆涛兄的好酒量,他喝过三两,似乎已有了几分醉意,但一路喝下去,喝至七八两,好像还是那个样子,从未见过他像庐陵太守那样,“颓然乎其间”过。这么些年,我和穆涛究竟喝过多少次酒,已经记不清了。我们先后在江边喝过,在湖边喝过,在山中喝过,在酒店喝过,在街边小摊喝过,在他家中喝过……酒像滴滴甘露,浸润着我们少年的心,中年的心,以及逐渐向老的心,加固着我们之间的兄弟情谊。2017年深秋,正是红叶满秦岭的时候,《美文》组织了一次知名作家秦岭行采风活动,我记着有柳建伟、周晓枫、荣荣、吴克敬、汪惠仁、姜念光、杨海蒂、耿翔、胡宗锋等作家参加,我也有幸应邀参加。那次真是走了一路,喝了一路。最让我难忘的是在紫阳县蒿坪镇,晚上已经随大家喝过一场酒后,穆涛兄似乎还不尽兴,又叫上胡宗锋、罗宾、王潇然和我,乘着夜色,摸到镇上的一家小酒馆,开喝上了。菜很简单,无非是烧烤和几样凉菜,重要的是在喝酒闲扯。那晚喝到十点许,突降大雨。我们均没有带伞,只好听着窗外不息的豪雨声,开怀畅饮。这场酒一直喝到次日两点多才兴尽,相扶着离开。

人生如寄,倏忽间,我们都已年过知命,有了南山之志。穆涛兄也如一条奔涌的河流,忽然化而为湖为潭,安静了下来。目下的穆涛,除了读书喝茶外,多蜗居家中,潜心著述。前不久去他家闲聊,见他的书桌上,一片狼藉,显见他在努力属文。果不其然,他拿出了一部新写的书稿《中国历史的体温》,皇皇三十万言,让我翻看。他则忙着下厨去做菜。穆涛兄和汪曾祺先生一样,既是一位地道的吃货,还是一把做菜的好手。我曾多次品尝过他烧的菜,什么烧牛肉、清炖羊肉、烧蘑菇、酱炒鸡蛋等,皆可入得食单。一次去他家,他竟害嘴馋,自己下厨烙饼,可见他做饭的兴致有多高。

“读书写字种花草,听雨观云品酒茶。”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境界。我也希望穆涛兄能卸下冗务,多一些这样的闲心。我更希望穆涛这棵生长在秦地的大树,能够深植大地,枝繁叶茂,树高于云。

高亚平,1964年生,陕西长安人,现为西安晚报文化副刊部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西安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1984年开始写作,已发表散文、小说、诗歌200余万字,作品散见于《散文》《美文》《北京文学》《解放军文艺》《延河》《散文选刊》《散文百家》《扬子江诗刊》《当代小说》《红豆》《安徽文学》《湖南文学》《读者》《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等百余种报刊,已出版长篇小说《南山》,散文集《长安物语》《爱的四季》《静对落花》《岁月深处》《谁识无弦琴》《时光背影》《草木之间》和长篇纪实《鹰眼》。曾获首届中国报人散文奖、第二届汪曾祺散文奖、第二届丝路散文奖、第八届冰心散文奖等。

原标题:《品读 | 贾平凹:三说穆涛 / 高亚平:一棵生长在秦地的树——穆涛印象》

【作者: 】  【发表时间:2022/1/3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和谐陕西网 铜川慈善协会 渭南文物旅游网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国际日报 中国检察网 中国法院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央视网 中国公安 中国文物信息网 太华索道 陕西 西部法制报


网站备案:陕ICP备14008634号-1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地址:中国·咸阳        电话:131-5212-8066       传真:029-33765110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均来自作者投稿和公共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