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丝路情韵》网, 网址:www.siluqingyun.com; www.siluqingyun.cn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丝路要闻    魅力西部    国外风情    丝路在线    丝路头条   多彩渭南    法制之窗    反腐打黑    丝路论坛    军事瞭望    公益慈善    秦声秦韵    东盟在线
光影华山    今日华山    人文华山    山水华阴     驴友在线    文化在线    红树林影视   财富人生    企业家风彩    景点推介    旅游世界    军旅在线    杏林风景    农业科技
西部公安    西部检察    西部法院    资源与环保   历史名胜    历史典故    传奇故事    历史名人    艺术精品    社会万象    旅游文化    传统工艺    奇石根雕   民间艺术
华阴政法      摄影家      风光摄影      人物摄影     书画长廊    名人书画      综艺在线      小说       散文       诗歌       剧本      杂文随笔      纪实文学    生活百科
 
   □ 丝路在线
· 徐新荣当选陕西省政协主 ..
· 乾县连续三年获评农业 ..
· 优化落实疫情防控新 ..
· 自信自强 守正创新 踔厉 ..
· 华山景区开园通告 ..
· 中共陕西省委办公厅关于开 ..
· 共建网上美好精神家园—— ..
· 教育部关于人民教育出版社 ..
· 新华全媒+|第六届丝博会 ..
· 陕西女工程师举报污染 ..
军旅在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军旅在线
89年四川军人被冤杀妻,蒙冤20年受尽委屈,耗资百万将前妻揪出
89年四川军人被冤杀妻,蒙冤20年受尽委屈,耗资百万将前妻揪出

古今千秋

2022-06-25 22:57四川

1989年,四川一位军人被冤枉杀妻,蒙冤20年受尽了委屈,他坚持不肯承认杀妻的罪名,耗资百万,通过卧底的帮助,将“已死多年”的前妻揪了出来。

一、夫妻感情破裂,两家人矛盾不断

这位历经千难万险,才为自己洗清冤屈的人名叫罗开友。他出生于1964年,老家在四川省雷波县,他的前妻名叫李培香,双方的家庭算是门当户对,订婚时气氛非常融洽。

1983年,罗开友怀着一腔热血应征入伍,所以两人没有直接结婚。1986年,罗开友所在的部队接到上级领导的命令,需要尽快做好准备,去老山前线参加两山轮战。

部队领导为避免战士们留下遗憾,安排了为期10天的探亲假。已经在部队服役多年的罗开友,借着这个机会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

由于时间比较紧张,罗开友回家探亲期间只是带着李培香去民政部门领了一张结婚证,没有大张旗鼓地举办婚礼。

探亲假结束后,罗开友回到部队,去了前线为国奋战,李培香留在老家当代课老师。

两人虽说已经结了婚,但是感情并不深厚,再加上长时间分居两地,很快就出现了一系列问题。

1988年8月,罗开友又一次得到探亲的机会,刚回到家里就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传言。

有人对罗开友说,他的老婆李培香,总是偷偷摸摸地去找村里的单身汉老李,并且每次都会在老李家待很长时间,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罗开友听了很生气,立刻找到李培香,质问她,为什么要背叛自己?李培香装出了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哭哭啼啼地解释说,别人说什么你都信,我只是去找老李帮忙修点东西,你不在家,我只能找别的男人了。

两人都觉得自己是受害者,大吵了一架。罗开友在家里待着心烦,立刻离开家回了部队,李培香直接追到了部队。罗开友对此很不满,又跟李培香大吵了一架。

闹到最后,两人直接在部队里办理了离婚手续。按照规定,他们要办离婚证的话,需要回老家填资料,详细说明情况。

罗开友由于需要去前线,没有跟李培香回去办理离婚手续,让李培香一个人回老家。

回老家的路上,李培香越想越觉得委屈,她知道离婚的事情传出后,肯定会有很多人笑话自己,甚至真把自己当成给丈夫戴绿帽子的坏女人。她不想被人嘲笑,于是决定隐瞒消息。

回到家里后,李培香对罗开友的父亲撒谎说,她已经跟罗开友在部队办理了正式的婚礼。

罗父很清楚儿子的脾气,他觉得这事情很蹊跷,专门写信给部队,找儿子求证。罗开友回信说,他在部队跟李培香办理的是离婚手续,两人以后各过各的。

知道实情后,罗父非常生气,他觉得李培香赖在罗家是在骗吃骗喝,于是把她赶了出去。李培香的家人觉得她受了委屈,开始跟罗家大吵大闹。

两家人越吵越凶,有时候甚至直接动手。罗开友不想再跟李家的人纠缠,专门跟部队领导请假回家,试图彻底解决自己和李培香的事情。

罗开友和李培香见面后刚说了几句话,就又吵了起来。在争吵的过程中,罗开友因为情绪激动,出手打了李培香。

由于常年接受训练,罗开友的身体素质比普通人强了很多,猝不及防的李培香,被打后住进了医院。

恢复冷静后,罗开友非常后悔,专门去医院探望李培香,但是李培香不愿意原谅他。由于恢复得比较好,李培香只在医院住了6天,就被罗开友接到了家里,但是两人的关系,并没有缓和。

罗开友还是坚持跟李培香离婚,两家人一直耗到了晚上十点。最后,李培香因为情绪激动,直接推门跑了出去。罗开友想拦住她,结果被李培香的两个亲戚挡住了去路。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李培香很快就会回来,没想到她居然失踪,连续9天都不露面,谁也不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

二、涉嫌杀害妻子,常年遭人冷眼

1989年1月24日,有人在渡口乡粮站下的金沙江里打捞出来了一具女尸。

当地政府对此非常重视,立刻派人进行调查,村民们纷纷赶来围观,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培香的母亲看到女尸后当场痛哭,她一口咬定,女尸就是她失踪的女儿,动手行凶的坏人,就是跟李家有仇怨的罗开友。

李培香的一个亲戚,信誓旦旦地解释说,女尸手指上戴着的顶针,就是他送的东西,绝不会认错。

罗家和李家的矛盾冲突,在当地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两家人的情况。办案人员了解实际情况后认为,罗开友确实有作案的动机,于是把他抓起来进行审问。

此外,罗开友的大哥罗开强,父亲罗开元,邻居沈修元,付开金、付开德,也被控制了起来。有关部门给出的理由是,他们可能涉嫌帮助罗开友作案。

罗开强和沈修元被捕后因为承受不住压力,被迫承认罪行。办案人员要求他们指认抛尸现场时,两人给出了不同的答案,他们指认的地点,至少隔了十里路。

另一边,罗开友本人也遭到了很严厉的审问。但是他坚持不肯承认杀妻的罪名,一直辩解说,自己是清白的。


罗开友要求查看证据时,法医给他出示了一张照片。罗开友看到后立刻辩解说,被打捞上来的女尸并不是李培香。

罗开友给出的理由是,李培香两眉之间有一颗豌豆大的黑痣,女尸身上没有这个明显特征,二者肯定不是一个人。

罗开友受审期间,部队先后派了两个工作组到当地了解情况。最后,罗开友被告知,他因为涉嫌杀人,已经被部队强制退伍,移交地方处理。罗开友非常心疼,但也只能无奈接受。

罗家六妹罗开芬在父兄被捕后,四处找人写状子,想把他们救出来。奔波了一段时间,罗家人迎来了希望。

负责办案的公安部门,为彻底查明事情的真相,先后几次开棺验尸,结果意外发现,女尸年龄比较大,且至少生过5个孩子,根本不可能是李培香。

1990年10月,有关部门因证据不足,释放了罗开友等人。重获自由后,罗开友曾要求雷波县公安局全县通报,向大家证明他的清白,同时要求挪走女尸的遗体。

在这里需要解释一下,罗开友被捕后,李家人抬着女尸来到罗家,不顾罗家人的意愿,强行把女尸埋在罗家。李家人对此解释说,李培香已经进了罗家的门,死了也是罗家的鬼。

罗开友对李家人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他之前提出的要求合情合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诉求没有得到支持。村里人也总是把罗开友当成杀人凶手,经常用异样的眼光看他。

这一连串的遭遇,深深地刺痛了罗开友。他因为太过绝望,甚至一度有过报仇的念头,差点走上不归路。

庆幸的是,他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开始积极地寻求帮助。有一名律师知道罗开友的事情后对他建议说,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李培香找出来。

可是人海茫茫,该去哪里找一个“已死”之人呢?罗开友知道这件事特别难,但还是想尝试一下。他已经受够了别人的流言蜚语,想要洗清身上的冤屈,彻底摆脱曾经的阴影。

三、不断调查,迟迟没有结果

1982年,雷波县永胜人胡德俊托人给罗开友带话,他声称自己曾在坐车时见到过李培香。

当时,李培香跟着一个“独眼”男子,两人上了一班车,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整个渡口乡只有两个人是“独眼”,一个是李培香的堂兄李昆华,另一个人是当地的一名小学教师。

通过走访调查,罗开友很快就确定,那个小学教师跟李培香没有任何瓜葛,跟李培香一起坐车的人,极有可能是他的堂兄李昆华。

罗开友顺着这个方向进行深入调查后,查到了一个叫罗忠华的人,他是雷波县谷米乡人,因为拐卖妇女儿童罪,被判处了15年有期徒刑。

罗开友没有办法直接与正在服刑的罗忠华联系,只能寻找其他的线索。

1993年8月,雷波县公安局对外公布了一份联合调查处理报告。上面明确指出,李培香失踪时24岁,埋在罗家院内的无名女尸至少40岁以上,二者不可能是一个人。

另外,虽然没有证据直接表明李培香是罗开友所杀,但是罗开友作为丈夫仍需对此事负有责任。

这份调查报告出来后,罗开友曾经服役的部队,撤销了对他的强制退伍决定,并且给他补发了从1989年1月到1993年8月期间的津贴费。

这份报告让罗开友的处境稍微好了一些,但他还是无法彻底摆脱杀人犯的罪名,个人生活仍会时常受到影响。

他曾多次申诉,但是不管去什么地方,人家都会问他,既然你没杀李培香,那她去了哪里?

接连不断的痛苦遭遇,让罗开友越来越确信,只有把李培香揪出来,自己的生活才能恢复正常。不然的话,他永远会被李培香造成的麻烦困扰,很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安心生活。

通过多方打探,罗开友发现,李培香的父亲李兴发已经去了四川省攀枝花地区打工。

他很清楚,李家人一直在防备自己,如果他直接跑去质问的话,什么也问不出来。

因此,罗开友找到了曾为他和李培香说媒的秦姓夫妇,请他们到李兴发身边当卧底,先获取他的信任,然后打探李培香的下落。

秦姓夫妇都知道罗开友是被冤枉的,愿意为他的事情出一份力。夫妇二人去了攀枝花地区后,很快就找到了李兴发。两人潜伏了一年多,也没有得到有效的信息。

期间,秦姓夫妇曾多次找机会请李兴发喝酒,想让他酒后吐真言。李兴发是个很爱喝酒的人,但是他对李培香的事情守口如瓶。哪怕是喝醉了,也不愿意提起有关李培香的事情。

后来,罗开友因为需要挣钱生活,在雷波县开了一家诊所。期间,他认识了一个叫文燕的女子,两人相处了一段时间,感觉相当不错,很快就办理了结婚手续。第2年,两人就生了一个女儿。

尽管已经有了新的家庭,但罗开友还是坚持寻找李培香。他知道李兴发很狡猾,短时间内无法得到有价值的线索,于是决定调查李培香的妹妹李培秀。

这时候,李培秀已经远嫁到了云南省永善县,罗开友不方便直接过去,于是委托自己的远房亲戚黎祖华,让他暗中观察李培秀的情况,有特殊情况就立刻通知自己。

黎祖华比较仗义,他暗中观察李培秀8个月,还跟着她出了两趟远门,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罗开友越等越焦虑,甚至想要放弃寻找,不过他最后还是决定坚持寻找,因为周围人的异样眼光一直都没有消失,总有人会拿李培香的事情对他冷嘲热讽。

每次听到这样的话,罗开友都会握紧拳头暗自发誓,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把李培香找出来,让那些不断嘲讽自己的人闭上嘴巴。


四、感情再次破裂,坚持寻找“已死”前妻

1996年,罗开友的二女儿出生了,但是他和再婚妻子文燕的感情却出现了问题。

罗开友找了很多人帮忙寻找李培香,需要给他们支付不少钱,他本人也因为需要核实线索经常外出,很多时候十天半个月都不回来。

文燕很理解罗开友的心情,刚开始时,她并没有阻止罗开友寻找李培香,甚至还帮他做了一些事情,但是她后来发现,寻找李培香的事情,就像是一个无底洞,看不到一点希望。

她开始反对寻找李培香,希望罗开友跟自己好好过日子,罗开友不愿意放弃,夫妻二人因为无法达成一致开始频繁吵架。

有一次,文燕甚至很不客气地对罗开友批评说,中国那么大,吃专业饭的人,都破不了案,就凭你一个人,请农民查案,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闹到最后,文燕甚至威胁罗开友,如果再继续调查李培香的事情,那就干脆离婚好了。

罗开有没有把文燕的威胁当回事,继续花钱请人调查。文燕非常委屈,她觉得丈夫总是惦记着另一个女人很对不起自己,越想越难受,有了轻生的念头,吞下了大量的药物。

有人发现文燕的状况后,赶紧把她送到医院抢救。勉强保住了性命。罗开友不想刺激文燕,但还是瞒着她,继续调查李培香的事情。


纸终究包不住火,文燕知道实情后,又开始闹情绪。2001年,文燕因为实在无法忍受罗开友和李培香的恩怨情仇,跟罗开友提出了离婚。

这段感情破碎后,罗开友更加用心地寻找李培香。他听说,有人在北京通州地区见过一个疑似李培香的人,专门跑过去调查。

他在街头盯着每一个人,看看她们双眉之间有没有比较明显的黑痣。他在通州连续待了20多天,也没有得到一个确切的结果,只能无奈返回四川。

由于总是到处奔波,罗开友很快就花光了积蓄,最困难的时候,只能靠捡破烂维持生活。即便如此,他还是坚持寻找李培香。

几经辗转。罗开友认识了一个叫姚良军的人,他的老家在云南省永善县,曾在桧溪镇派出所工作过一段时间,有一定的破案经验。知道李培香和罗开友的事情后,他立刻表示,愿意帮助罗开友找人。

病急乱投医的罗开友,对姚良军承诺说,只要他能帮自己解决问题,以后一定会重重答谢。

2010年8月,罗忠华刑满释放,姚良军找到他,请他配合自己,调查李培香的下落。罗忠华觉得有利可图,答应了姚良军的条件。

11月初,罗忠华拿了一些礼物找到李兴华,以做生意为理由,将李兴发骗到云南桧溪镇的桧溪大桥见面。


当时,桥上有一个“老神仙”,他自称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李兴发很相信这种东西,于是让“老神仙”帮自己看了看。“老神仙”对他说,你这次出门能遇到贵人,至少可以赚70万。

其实,这个“老神仙”是罗忠华提前找人假扮的,他最大的作用,就是给李兴发一个心理暗示,让他相信接下来的圈套。

李兴发误以为自己真有富贵命,满心欢喜地跟着罗忠华来到了桧溪镇青胜乡,这是姚良军的老家。

姚良军见到李兴发后,一本正经地撒谎说,他有很特殊的关系,有什么不方便解决的问题,都可以找他处理。

姚良军还说,在他看来,李培香当初是被罗家虐待的受害者,如果李培香愿意出面的话,他可以为李家人争取到至少70万的精神补偿。

为了让李兴发更加相信自己,姚良军专门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李兴发,并且对他撒谎说,这里面有100万,先放在你这里保管。等事情办完了,你再还给我。

事实上,姚良军拿出的银行卡根本没有钱,他所说的一切都是在忽悠李兴发。

已经60多岁的李兴发,满脑子都是发财的念头,他很相信“老神仙”之前说的话,觉得姚良军真能帮自己搞到70万,于是说出了隐藏20多年的真相。

五、水落石出,终于洗清冤屈

李培香确实没有死,她离家出走后,跟着堂哥李昆华一起去了成都,然后又独自坐车到徐州。李兴发的一个侄子接应李培香,把她安顿在了天津。

在这之后,李培香先后两次去办理户口,但是因为户口已被吊销都没办成。

姚良军跟着李兴发去徐州找人,没有找到李兴发的侄子,但是他在李兴发的电话本上找到了一个特殊的号码,名字是“走大”,区号是022,正好是天津的号码。

罗开友怀疑,电话本上的“走大”,就是已经“走大”多年的李培香,于是要求姚良军直奔天津,并且让他报警求助。

警方对此很重视,迅速展开调查。他们根据姚良军提供的线索,找到了一个咸菜厂,这里有一个叫李芳的女人,已经在天津待了很长一段时间。

认识李芳的人说,她的两眉之间,曾有一颗豌豆大的黑痣,但是她后来除掉了。

另外,李芳也没有身份证,这是工厂给员工办理人身意外险时发现的。由于没有户口,李芳没有办法办理相关的手续,很多权益都享受不到。

负责办案的民警同志来到工厂后,并没有直接见到李芳,工厂老板刚喊她的名字,她就翻墙逃跑了。

知道这些情况后,罗开友越来越确信,这个李芳就是已经改名换姓的李培香,所谓的翻墙逃跑,极有可能是做贼心虚。

不久之后,李芳主动跑到当地的一个派出所,对民警同志解释说,她确实是已经失踪多年的李培香。

记者对她进行采访时,她哭诉说,自己当初跑出来,是因为害怕再被罗家人毒打。她痛恨父母当时没有保护自己,不愿意跟家人联系。后来改名李芳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流浪四方的可怜人。

再后来,她有了新的家庭,也有了孩子,不想给家人造成伤害,所以一直隐姓埋名,用李芳的名字生活。

警方为确定李芳的真实身份,专门抽取了李芳的血液,以此为样本,跟李兴发做DNA亲子鉴定。这时候,李兴发突然“失踪”了,警方调查许久,才在云南找到李兴发,完成了亲子鉴定。

事情到了这里,终于真相大白,李家明知道李培香还活着,却一直不肯说出事情,让罗开友蒙冤20多年。

为了寻找李培香,罗开友陆续花了上百万。有人建议罗开友申请国家赔偿,不过这并不是罗开友最想做的事情,他想把李培香拉回去,让她在雷波老家走一圈。

罗开友想让所有人知道,他是清白的,曾被他“杀害”的人,还好好的活着。

【作者: 】  【发表时间:2022/6/26】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和谐陕西网 铜川慈善协会 渭南文物旅游网 环球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国际日报 中国检察网 中国法院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央视网 中国公安 中国文物信息网 太华索道 陕西 西部法制报


网站备案:陕ICP备14008634号-1       投稿信箱:2569427969@qq.com 

地址:中国·咸阳        电话:131-5212-8066       传真:029-33765110

您是第 位客人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内容未经本网站及作者本人许可,不得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违者本网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网站所用文字图片均来自作者投稿和公共网站,凡图文未署名者均为原始状况,但作者发现后可告知认领,我们仍会及时署名或依照作者本人意愿处理,如未及时联系本站,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